林卿卿卿卿♡

等到看你银色满际,才敢说沉溺。

他的糖(短打)


*不是源凯 不是源凯 不是源凯x

刚排练完五周年,又刚好到了饭点,其余人收拾了下东西便各自去了餐厅,王俊凯也正在收拾东西,脑袋忽然变得昏沉沉的,几近站不稳脚,只好靠近身旁的人,略微俯身下巴轻搁在他肩膀上还顺带像一只大猫咪般粘人地侧了侧脸,蹭了蹭王源的脸蛋。

被大猫咪毛茸茸的头发挠得痒酥酥的,王源嘟囔着责怪道,“早上没吃早饭?低血糖怎么又犯啦。”

边念叨着王俊凯的不小心,边从卫衣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来。

“昨晚吃多了,早上还撑着。”王俊凯闭着眼揉了揉小腹,现在倒是有些饿了。

王源明显对这个答案并不认同,软着嗓音埋怨,“你也真够节约哈,一顿当两顿吃了。明知道自己不吃早饭会低血糖。”

王俊凯听了只觉得王源可爱得紧,用小白兔的软软语气说着关心自己的话,却因脑袋有一阵恍惚而发出低低喘气,额头上也开始不断冒虚汗,眼前一片迷蒙。

他这会将整个人的重量几乎都挂在了王源身上,但因为自己比他重,怕压到他,又一直隐忍地咬着牙想撑起身来却又屡屡因没了力气而又重新趴在了王源肩膀上。

王源很快察觉到了王俊凯的不适,便将王俊凯半搂半扶地放到一旁凳子上让他靠着自己,见王俊凯好像神志清晰些了,便将将方才一直紧紧攥在手中的巧克力递给他说,“喏,吃吧。”

王俊凯这样了还不忘靠着他耍流氓,他在王源耳朵边轻轻呼出口热气,舌尖微探,在他耳廓绕着轻柔舔舐了一小圈儿,而后才低沉着嗓子耍赖,“圆圆你帮我剥开。”

王源被舔后慌忙躲开,揉了揉被吹得痒酥酥的,已然染上绯红色的耳朵,又故作愠怒地扭过脸,将红透了的脸颊藏起来。

他还真没那么狠心,让一个低血糖的人自己剥糖,但就是想逗逗他,谁叫王俊凯平时老有事没事逗自己呢。

哪料王俊凯耍流氓功夫如此一流。

王源不服气又只得认命地剥开巧克力给他,“吃嘛。”

“喂我。”

室内冷气开那么足,此时低血糖发作的他竟是绯红染上脸来,此时王源被那双微眯着的桃眼直勾勾盯着,竟是有种说不出的被侵略感。

王源瘪嘴,“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还喂。”

嘴里说着拒绝的话,手上动作却麻利地很,将巧克力往王俊凯唇边一递。

王俊凯眼波微转,似是仍有所不满。

王源瞬间就看出他心怀不轨,缩了缩肩膀,舌尖打着颤,“你...你还要干嘛?”

果然,便听已然将流氓这门功课学的扎扎实实的王俊凯一脸无辜地看着抱着长耳朵瑟缩着的小兔子,说:“用嘴。”

便见小兔子瞪圆了杏眼,双颊粉红。

然而,王俊凯显然高估了自己。

在小兔子还没做出反应前,王俊凯便脑袋一沉,晕了过去。



清醒过来仍还闭着眼睛时便感觉自己唇瓣被暖热的舌尖不熟练地轻轻撬开,接着是再熟悉不过的奶香气息窜进口腔之中流转,自己的牙关便不自觉松开,接着一小块巧克力被推了进来,瞬间黑巧克力甜蜜中揉着的微微苦涩与独属一人的香甜奶味儿混在一起,在自己味蕾上缓慢融化成了心里一滩甜蜜。

王俊凯睁开眼睛,便看见近在咫尺,与自己眼对眼,鼻尖对鼻尖,唇对唇的人,一发现他醒了就红了脸颊,鼻尖上都微微沁了细密的薄薄汗珠,想要逃跑掉的小兔子。

王俊凯哪肯这样把难得主动的小兔子放走,伸手扣住他可爱得冒泡儿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王源就是他的糖啊。

王俊凯抱着怀里软成一滩水的小兔子,笑的满脸是细密的猫纹。

评论(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