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卿卿卿卿♡

等到看你银色满际,才敢说沉溺。

冷面先生与他的话唠先生 10(完结)

10. 
 
倒是邬童率先反应上来自己说了些什么,平时他俩开开玩笑倒也罢了,但偏巧这回他说此话时本就因他提起邢珊珊喜欢班小松而使得氛围无形之中变得暧昧不清起来,他看着班小松悄悄咽了口水,手指也往裤侧边揩了揩手上冒出的冷汗,除了母亲离开他那天,他似乎再也没有那一刻如这般紧张不安过。 
 
“小松……” 
 
他好像是第一回这样直呼他的小名儿,不对,他的小名好像是“松宝宝”…… 
 
自己没缘故地被自己逗乐了,正脸红心跳着琢磨要不要再亲昵些唤他声“宝宝”,这边班小松就咋咋呼呼地朝着他不知是害羞还是生气地道: 
 
“什么呀,肉不肉麻。” 
 
见班小松将脸扭向了一边儿去,邬童也不再细想他这番话中语气究竟是喜是怒,便着急地凑到他跟前去,心中胡思乱想道,果然恋爱会使人变傻。 
 
“你不喜欢我叫你‘小松’是不是?’” 
 
邬童微微抿着唇角努力使声音平静一些,没关系,班小松不接受自己也没有关系,他俩还可以继续做朋友,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他也有信心在将来的某一天让班小松也喜欢自己。但他怕就怕在班小松会自此与他一刀两断。 
 
说起来,自己也不知是在何时喜欢上了这个自己本来不屑一顾甚至有些不耐烦的这个人,班小松真的很傻,总是天真地认为只要努力,没什么东西是办不到的,包括全国冠军。 
 
但是班小松呀,傻傻的班小松,你知道爱情这会让人沉迷的玩意儿是没办法努力就能得到的吗? 
 
尽管如此,他还是愿意试一试。 
 
他听见班小松绞着手指有些不安地小声说,“不是……我只是……不太习惯。” 
 
邬童认真地看着他道,“既然你不喜欢,我就不这么叫你了。虽然可能不大可能,但我还是要跟你说。听好了班小松同学。” 
 
班小松被他这一番正儿八经的话带的一阵紧张,不自觉地便挺直了腰背,眨巴着眼睛紧张有害怕地听下文。 
 
虽然他已经差不多能够猜出来了…… 
 
算了,可能只是自己的自作多情吧。 
 
班小松轻轻地叹了口气,邬童怪异地看着他,心想,我都没叹气他叹什么气啊。 
 
“你说过努力了就会有回报对不对。那我就想着,努力地让你喜欢喜欢我,好不好?” 
 
那声“好不好”邬童说得特别地小心翼翼,边说边偷看着班小松的脸色,然而不知怎么,一向眉飞色舞的班小松此时紧绷着张小脸,嘴唇也抿着,面色严肃。 
 
邬童看了他好一会,便长长地叹了口气妄图将这份躁动与不安硬压回去,但显然失败了,邬童撑着桌子站起来,班小松的答案他似乎已经明白了,正欲要往门外走去时,却被身后的人一把扣住了手腕,邬童回过头去,便见那个可爱的人儿羞红了脸。 
 
“好吧。” 
 
邬童听见这二字那一瞬,作出了他人生中也许是最大胆的举动——飞扑向班小松然后在教室里狠狠地亲吻着怀中的人儿。 
 
end. 
 
ps完结啦!打下最后一个字时其实并没有那种满足的感觉,反而是愧疚。因为这篇文除了开头还好,基本是水到了尾,谢谢看到这里还不嫌弃我小学生文笔以及流水账的小可爱们 爱你们♡

评论(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