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卿卿卿卿♡

等到看你银色满际,才敢说沉溺。

冷面先生与他的话唠先生 09

09.

班小松满脸通红地跑回教室一坐下就使劲儿喘着大气儿,倒非是跑得快所致,而是先前厕所一幕着实令他浮想联翩,心脏宛如敲着鼓打着擂一般砰砰地跳个不停。

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对一个男生如此……

这时,思绪一下被从前门进来的邬童打断,黑着脸怒气冲冲地往他这边过来,班小松咽了口水不自觉往座位里缩了一缩,邬童杀过来时,班小松缩着脖子嘟嚷道,“干、干嘛呀邬童。”

邬童在他身旁坐下,看班小松还在这跟他装无辜卖可爱,怒极反笑地看着他一字一顿咬着牙道,“你知道不知道,刚才我是光着腿去捡的……”

班小松“啊”了一声,心中不禁翻涌出那副场景来,他的脸立即通红着道,“对不起对不起,邬童啊,我真不是故意的……”

邬童故意把拳头握的咔擦响,见班小松脸上脸红的不正常,便奇道,“你脸红什么?”

班小松抿了抿嘴唇,没吭声。

哪料这回邬童如此磨人,还凑到他跟前来喋喋不休地追问“什么啊”。

班小松一把将他的脸推了过去,他实在见不得他那双乱眨着的桃花眼,装模作样地将食指竖到唇边低声道,“嘘,别班上课呢,我们也快去上体育课吧。”

邬童哼了声,居然从兜里拿出班小松给他扫进去的手机来,大概是想给他发短信,但刚打开手机班小松便见邬童的脸黑了起来,班小松本能地感觉到不妙,握着凳子腿儿往后无意义地退了几步,便见邬童的脸又转了过来,握着手机的手似乎有些紧,青筋都冒了出来。

未等班小松紧张地发问,邬童就看着他语气不善道,“你拿我的手机跟邢珊珊打电话?”

班小松愣了下,紧接着脑海中便响起了那女孩说“邬童”名字时的温柔口吻,便也不知谁借他的胆儿,梗着脖子就气呼呼道,“又怎样,我就爱跟她说话!”

邬童瞪大着眼睛看着他,也不知哪里升腾上来的怒气,咬着牙道,“好啊班小松,我干脆把她所有的联系方式给你算了,来我报给你她电话……”

班小松嘀咕道,“我有了。”

说完便见邬童那能吃人一般的恐怖眼神,班小松心中一横,站起来咬了下嘴唇然后大声朝他吼了句,“你喜欢她你还跑来月亮岛干嘛!这个破学校不欢迎你!”

话罢班小松便就要从后门大步跑出去,却被邬童力度极大地一把扯了过来,班小松的勇气瞬间就没得灰飞烟灭,咬着嘴唇看着他开始后怕且小心地看着他。

他撒谎了,他怎么可能舍得他离开,怎么可能不欢迎他来,他巴不得邬童天天在月亮岛赖着他,跟他做一辈子的好哥……

班小松深呼吸了一口气,摇摇脑袋将这个想法抛了开。

哪料邬童神色非但没有变得更凶神恶煞反而还多了点松口气的感觉,班小松心中一奇,眨巴着眼看着这个翻脸比翻书要快的人,纳闷儿道,“什么意思啊你,这脸变得。”

邬童本来还想掩饰下舔了下嘴唇故意作出一副冷淡模样,哪知被班小松一问绷着的嘴角就咧了开来,班小松看他脸都笑得像撑起了苹果,戳了戳他的脸蛋咕哝,“什么呀说清楚啊。”

邬童伸手摸了下他的脑袋,还是在笑,“邢珊珊她喜欢你。傻瓜啊。”

班小松眼睛一下就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结巴道,“什、什么呀,你别乱扣帽子。”

邬童告诉他这几天他转学过来了邢珊珊就一直在找他要他的联系方式,邬童很不耐烦但因为她是女孩子并且俩人关系不错就一而再再而三地搪塞她说他在想办法要班小松的手机号。

班小松便问他,“那你这几天成天捣鼓手机也是为了应付这个烦人的女生?天天从我这挖墙脚。”

邬童对他的脑回路感到好笑,“明明是她从我这挖墙脚好不好,她喜欢的是你耶,我怎么可能给她我最亲爱的队长的手机号,”说着邬童就朝他靠了过去,似笑非笑道,“你那么忙那么敬业哪有什么时间去理会那些儿女情长对吧。”

班小松显然没领会到重点,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将邬童还放在他脑袋上的手给扒拉开,“那刚才我把你裤子打湿前你也在跟她说话咯,我以为跟你小情人亲密地聊天呢!”

邬童又一个没忍住噗嗤乐开了,“傻子,除了你这个小傻瓜我还能跟谁亲密地聊个天儿啊。”

话罢,二人手上的动作和脸上的表情都凝住了。

评论(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