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卿卿卿卿♡

等到看你银色满际,才敢说沉溺。

痴情种 01(修改+补充)

ps请看过的重看一遍!划重点 瞄了眼大纲,大惊失色地发现有一个与重生后有关联的地方没有写进去……我的锅我的锅。

老套重生梗

01.

0.

我可以等在这路口,不管你会不会经过。有的爱像大雨滂沱,却依然相信彩虹。

——追光者

1.

宴席上一片热闹,王源耳中不断钻进“恭喜恭喜”,“祝你们幸福”,“郎才女貌”的字眼儿,他不去敬酒也不跟着祝福,一个人低着头只顾攥着酒杯扬起脖子一口一口地喝酒,辛辣的酒水滑进喉咙里,像是起了把不旺盛却足以使人心灰意冷的火来,自己似乎已经醉了,眼前的人与物都渐渐朦胧起来,发小摇了摇他叫他别再喝了,本来酒量就差逞什么强,王源咕哝着“我还嫌这酒杯子太小了呢”,边拿来桌上的一瓶酒,嚷着让发小找来开盖儿的,一只冰凉的手就覆了上来。




王源的手顿了下,嘴唇也紧跟着咬了下,有谁能比他更熟悉这双手?他以前老爱拉着男人的手一遍遍地用手指摹画着他好看的指节,觉得自己怎样看这双手也不会腻味。





王源将这只手扯开,却被一把攥住,男人的手掌很厚实温暖,但他的心中却慢慢慢慢地升腾起了一丝又一丝的悲凉,最后弥漫成朦朦胧胧不清不楚的雾,将他的内心逐渐地封闭起来,待到猛然惊觉时,自己的声音已是嘶哑得不成样:“你……还管我干什么?”兴许是还未完全放弃,他的尾音竟带上了一丝委屈,但是他知道,这个男人如今怎又会去顾及他的那些是是非非的心思,想再一次把他的手拉开然而五指却不自觉地一点点,带着小心与侥幸,将他的手握住。




王俊凯眼底眸光一寒,王源不需抬头就能想象他的脸色得是多难看,王源苦笑着扯了扯嘴角,放开了手,便见一抹红裙过了来。




光鲜亮丽的女主角笑意盈盈地端着酒杯子,“源,我敬你一杯,你是俊凯最好的哥们儿也是我高中的暗恋对象,俊凯的面子你不给这杯你可必须给我哦。”




眼前竟奇迹地清晰了起来,女人缠在王俊凯身上的手,脸上幸福的表情都被王源看得一清二楚,王源一扬手,将杯子打翻在地。




不顾女人的惊呼与王俊凯的怒吼,王源起身摇摇晃晃地走去厕所时,眼眶中的泪已摇摇欲坠,最终抵不过心中的难受,缓缓地滑了下来。





王源手捧着水扑到脸上,第一次发现自己也可以跟个女人样磨磨唧唧地掉着眼泪就收也收不住,仰起脸来想要抑制住这股逐渐蔓延开来的情绪,然而水却依旧混着眼泪滚了下来,从滑进了嘴中,咸苦又滚烫,王源心想,这就一如他此时的心情般操蛋。他很少骂人,但难受时没人能够理解他的痛苦时,他只有蜷缩在角落一遍遍地流干了泪嘴上说着不干净的话骂着不知是谁的人,好似这样能让他的心舒坦,却越骂咧心中情绪愈加泛滥。



只有王俊凯。






只有他,会指着自己的鼻子将他骂醒,也只有他,会提醒自己按时吃早饭,会认真地看着自己一遍遍地说我会保护你。





但是多可笑,这个男人多么不可一世,连对他都没有说过的甜蜜话语,没有许诺下的承诺,却拜倒在一个世俗女人的裙下,牵着她的手深情地说,“我爱你”。



我爱你。






只要女人喜欢,他可以为她说一遍又一遍,但他却从来没跟自己说过,在自己最敏感脆弱的时期,却连他的一句“喜欢”也换不来。





厕所大门被人打开,即使不转过头去王源也深深地嗅出王俊凯身上的怒气与不高兴。




王源双手迅速往眼睛上搓着,试图将眼泪统统擦掉,却不知怎么,越抹越多,最后手心手背上满是泪水的湿润,王源心中笑道,他爱看就看吧,自己还指望他会心疼么?





王源索性低下了头,任眼泪无所顾忌地流了下来,他的肩膀微微地颤起来,他是期望的。期望他能够过来抱抱自己,像年少时般坦率地挑起眉梢说,这一切都是我为了让你吃醋逗你玩的,只要他肯说,王源就愿意放下一切去拥抱他。






但他深知王俊凯的性格。认定的事情坚决不肯放弃。不,王源绝望地闭上了眼。王俊凯放弃他了。不要他了。



他再也不会抱着自己甜腻地喊着自己的名字,王源儿。



王俊凯的脚步声逼近,王源死死咬着嘴唇,他不愿听,他知道王俊凯会跟他说什么。






“抬起脸来。”





他的声音冷冰冰地响起,像是在跟一个丝毫无关紧要的人说着“没关系”,“不客气”之类的话。





可能对外人还要和气些吧。王源抬起了脸来,他以前老拿不准主意,便总习惯性地听从这个大哥的话,总觉得他永远是对的,自己离开了他就不行。



但是谁离开了谁又不行呢。





王俊凯看着他,眼底交织而成的复杂情绪王源看不明确,只依稀辨出里面没有他最希望看到的难过或心疼,却看到了他最不愿看到的,生气,与失望透顶。





王源艰难地动了动嘴唇,像是最后的垂死挣扎,“王俊凯……”





王源死死地盯着他,迫切希望能在这个男人脸上找到哪怕一丝与难过稍稍接近的情绪,就算只是对他这个可怜人儿的最起码最卑微的怜悯之情也好。但是王源绝望地发现,他找不到。





“你爱过我吗?”






王源以前不敢问,他怕扰乱俩人好不容易和乐下来的氛围,他也怕听见王俊凯否认的答案,那时还是个少年的敏感的自己实在无法承受那样沉痛打击。也害怕分别,怕连朋友也做不成。于是他便一直小心地呵护着俩人易碎的感情。却不知这样的小心却换不来永远。





如今他与王俊凯的妻子孰胜孰负的答案早已被王俊凯残忍地揭晓,他看着那个长得跟王俊凯相似的男娃,不可否认,跟王俊凯一样,很可爱。他也明白,是时候给自己也给王俊凯一个解脱了。



然而一向果断的王俊凯却始终抿着唇角一声不吭。



王源又将头低了回去,他已不愿作出任何委屈的表现他知道这些对王俊凯来说,早已没了意义,相反只会让他更讨厌自己,不如一刀两断不再藕断丝连,俩人各过各的,王俊凯走他的阳光大道,他走他的独木桥,然而即使努力掩饰心中的难受与崩溃,说出来的话声音依然在轻轻地颤抖着。






“那就这样,我没什么好说的。以后别联系了吧。”





话罢王源转身而走,却被一把抓住了手腕。



王源的脚步迟疑地顿住了一下,又马上决断地将他的手狠狠甩开,大步冲出门去。



早一点拉住他多好。

2.

冲出一派和乐的宴席,天空已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





正如他此时下着雨的矫情心情。





一个人在路上漫无目的地淋着雨慢吞吞地走着,王源拨开被雨打湿后有些黏在一起的头发,
没来由地想起了之前王俊凯拽着他看的一部偶像剧。说是女主失恋,很难过的时候外面却晴空大太阳。王源勉强扯了下唇角,仰起脸任雨水跌进眼中,真好,上天这么眷顾自己,他还有什么可怨恨的?




雨渐渐地大了起来,从最初的淅沥小雨化为瓢泼大雨,王源的心情反而逐渐地被耳边响起的雨声慢慢地抚平到平静。






这样挺好。






回到公寓时,全身都湿透了,有些轻微洁癖的王源这次将湿漉漉的鞋子踢到地上,也不管它滚落到一边去,便径直冲进厕所打算洗个澡。





王源很爱洗澡。将自己一个人关在雾气弥漫的空间中,什么也不去想,只乱哼着歌一个人自嗨。


但打开喷头,水喷在身上时,王源的脑袋中却一团糟,漫天飞舞地略过王俊凯的脸,声音,以及俩人曾经的种种…….


他陷入了,痴情了。





他记得以前他跟王俊凯说,你离开了我就会舍不得,会崩溃的。






他清清楚楚地记得王俊凯说,没有谁会离不开谁的。






他似乎当时还佯装恼怒地捶了他一下,便只当是他的玩笑话,不了了之了,也从未放在心上过。






然而此时回想起来,先前脑海中王俊凯的脸都逐渐地模糊了起来,所有的色彩和声音都可怖地扭曲了在一起,最后只剩下最原始的灰白色,两种单调色彩又怪异地交织,形成了一张巨大的封闭的网,将他紧紧地禁锢,一个声音在崩溃了的他的耳边一遍遍地重复着一句话,宛如魔咒般:





王俊凯没了你也会很好。会更好。






喷洒下来的水与泪水模糊了视线。

3.

去宴席时已到了饭点,王源却只顾一个人闷头闷脑地喝着酒,菜也没吃上几口,又淋着雨在外面晃荡许久,现在早已是饿得前胸贴后背。



刚洗的头发还湿漉漉的往下滴着水,毛巾一挨上头发,王源的心中就响起了王俊凯的温柔嗓音来。





“头发没吹干不准出门。过来,我给你吹。”





王源使劲儿甩了甩脑袋却始终晃不开这句话,手上擦头发的动作愈来愈烦躁,最后干脆将毛巾一扔,踩着双拖鞋就出了门。







事实证明意气用事果然不是件好事儿,毛绒拖鞋又重又滑,王源下个楼梯基本是扶着扶手极其小心却依然不稳地往下走着,折腾半天了这才安全下了楼,出了门发现大多饭店都早已打了烊,其余还亮着灯的店子他又嫌味道不好吃,思来想去,便决定过马路到对面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去买几串关东煮凑合下肚子。





总算等来了绿灯,在红色转为绿色的那一瞬,王源几乎是立即就踩着不稳当的拖鞋往对面冲了过去,他平时从不是这样性急的人,所以冲出去的那一刻,王源的太阳穴开始没来由地疯狂地突突地跳动了起来。



王源隐隐觉得,坏事儿了。



大约是他的乌鸦嘴起了作用,下一秒他就被一颗微不足道的小石子儿给绊倒在地,摔了个狗啃泥。挣扎着要爬起来,却不知是否是酒劲儿又开始犯了,竟软趴趴地没了力气。


接着,一辆大货车摇头摆尾地朝他迅速地驶了过来,王源看着这辆离自己只有不到一寸距离的货车上脸色酡红的大叔,心中一咯噔,酒驾?!




王源心中和身体上还未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身体便与货车结结实实地相撞。


砰——。



结束了。

tbc.

评论(1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