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卿卿卿卿♡

等到看你银色满际,才敢说沉溺。

棱角相磨

1.

男孩儿轻喘着趴在自己身上, 一双杏眼微眯着,粉红舌尖绕着索吻唇一圈圈地舔着,最激烈时,胳膊与腿紧紧箍住自己,下巴往后仰着拉出美好线条,紧咬着嘴唇然而还是漏出了喘息声……

王俊凯猛地睁开了眼睛,睁大着眼盯着天花板愣神儿半响后便扯了好几张纸巾提着裤子去了厕所。

清凉流水从水龙头中喷涌在手上,王俊凯搓了搓双掌后关掉了水龙头,从洗漱台直起身体来看着面前镜子中的自己,浓浓的黑眼圈儿,王俊凯叹了口气。这几天总是梦见一个陌生的男人不说,还是那样一个梦……

王俊凯用还沾着水的手贴了贴两颊,清醒了许多。他自认为性取向正常得很,况且也有过几任女友,但是又怎样解释他梦见一个男人居然会有反应?

也没心情再做早餐,准备下楼在早点摊买个包子凑合下就行了,骑着自行车咬着包子骑过一个十字岔口时,一个穿着他们学校校服的男孩急匆匆朝他这边跑来,王俊凯也来不及按下刹车,双脚往地上一踩这才险险停住,然而还是擦到了男孩的胳膊,立即就擦出一道红痕来,王俊凯正待道歉,男孩儿匆匆瞥了他一眼就又火急火燎往与王俊凯的反方向跑去了,王俊凯愣在了原地。

这个人怎么这么像……

他梦里的男孩……?

2.

魂不守舍了一大上午,屡屡被老师点起来回答问题却一个也答不上来的王俊凯对着午饭悠悠地叹了口气,哥们儿A问他怎么了,他答没事儿,虽然A显然一副不信的样子却也没再说什么了。

俩人难得在一块没闹腾,缄默着快吃完了饭,A没忍住用胳膊肘推了推他,王俊凯问他干嘛,A神秘兮兮地凑过来说中午初中部有一场篮球赛,要不要去看。

王俊凯白了他一眼,“你疯了,第一节老邓的课,迟到了就……”

A捂住他的嘴,往四周看了看见没人注意到这边来才放开手,说:“一定准时赶回来好不,况且你跑的比我快,要倒霉也是我,哎呀哥求你了。”

王俊凯眉毛一挑,笑道:“干嘛啊,初中部有你看的上的小学妹?”

A脸红了下,“别问了,到时候跟你说。你就说是不是兄弟吧,到底去不去?”

王俊凯只好点头答应了,A便催促他赶紧吃完午饭。




俩人几口把饭扒完就风风火火到了篮球场,已经有一些人坐在看台了,几个穿着篮球服的高个子男生也在热身了,A拉着他找了个好位置坐下就跟他叽里呱啦地说起那个学妹来,边说还往一旁看着嘀咕怎么还不来,那怨妇样惹得王俊凯哈哈大笑。

比赛开始了,王俊凯周围一圈都满满地坐了人,以女生居多,一个个都捧着脸眼冒桃心,王俊凯跟A咬耳朵说,“以前咱们打比赛也是这阵势。”

A搡了他把,笑道,“得了吧,都是来看你的,你这家伙篮球打得比我菜结果那群女生都不看我。”

王俊凯轻轻笑了几声,又疑惑道,“但感觉这群男生也没什么看头啊,现在女生都喜欢这种猛汉?”

A回答说,“都是来看初三那个小白脸呢。”

“小白脸?”王俊凯颇有些兴趣了,然而话一出口他的脑海中猛然蹦出梦中那男孩儿白皙的脸来……

这时,A猛地拽了把王俊凯的衣服,“那个学妹来了!”

王俊凯“啊?”了一声,眨了下眼就看见有个男孩儿朝篮球场走来,他身旁一女生就立刻疯了样尖叫起来,胳膊一下下撞在他身上,王俊凯觉得恐怖,往A那里缩了下,又朝篮球场那边眯起了眼,那男孩儿背对着王俊凯,然后脱下了校服露出球衣来,他脱的时候球衣卡在了校服上,露出了一小片白净的皮肤,王俊凯不禁喉咙一紧,咽了咽口水,做完这个动作王俊凯就被自己吓了一跳,他除了梦中的荒诞什么时候居然开始对男的有了反应?!况且平时A跟他玩闹过程中也不免露出点什么,但他也从来没有过别的什么想法。

紧接着男孩儿的脸转了过来,王俊凯呼吸一滞——

居然是今早遇见的那个男孩!也就是他梦中的那个……

王俊凯不错眼珠地盯着这个男孩的一举一动,他篮球打得不错,虽然个子在队里占不上优势但三分球却一个比一个准,周围的女生也都为他尖叫起来,王俊凯小声地问A:“这个是……”

A立即愤愤道:“就是那个小白脸咯,我喜欢的学妹也喜欢他。”

王俊凯假装不经意地“哦”了一声,沉默一阵又忍不住凑过去问这个小子的事情。

这个男孩叫王源,初三六班,篮球队的队长。

“更绝的是,”A边瘪嘴边道:“这家伙那么多女生都看不上,还编出什么自己是同志的借口。”

王俊凯听到“同志”二字莫名地觉得脸上一热,侧回了脸继续看球了。



半场休息时,一个女生给他送水,好像是A喜欢的学妹,王俊凯边听A骂骂咧咧边看着王源,王源脸上淡淡的,没什么表情,拿过水边喝就边朝厕所走去了,也不顾女生有些尴尬地站在那,王俊凯盯着王源渐行渐远的背影,猛地一拍A的肩膀站起来说了句“我去下厕所”便挤过前排一堆女生直奔去了厕所。

王俊凯气喘吁吁跑到厕所前却猛地一顿住脚步,忽然有些心虚了。

自己干嘛来厕所?魔怔了?

在心中默念了几遍自己是来上厕所的吸了好大一口气便推开门走了进去,没有看到他的背影王俊凯半是松口气半是失望地慢吞吞走到洗手台处洗了下手,关掉水龙头抬起脑袋时,眼前的镜子里出现了一张白净的少年面孔。

王俊凯愣着往一旁退了几步,接着眼睛就略过了王源胳膊上的一道红印子,刚要说话,王源就俯下了身往他面前的水龙头下搓了几下手,俩人离得有些近,王源的发丝都拂在了他的脸上,有一股甜甜的清爽味道。

“你……”王俊凯一个字刚蹦出嘴来,王源就直起身体来看着他,王俊凯舔了下嘴唇继续说,“你用的什么洗发水?好甜啊。”

说完王俊凯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个怎样傻气的问题,甜?甜个屁啊,会不会用词啊!别说王源听了会打自己他自己都想给自己一巴掌了,也不知道平时那个巧舌如簧的自己跑哪去了。

王俊凯只觉得窘困地想要拔腿跑时,王源看着他一字一顿地吐出几个清晰的字眼儿来:“甜、你、大、爷。”

3.

一下午都闷闷的王俊凯同学再一次被A问怎么回事,王俊凯又悠悠地叹了口气,“你不懂”。

“你该不会恋爱了吧,或者中午的时候看到了哪个好看的学妹?自打你中午看完球赛回来后就这个样子。”A调笑道。

王俊凯吐出一个字来:“滚。”

A瘪了瘪嘴,“说嘛,有什么事还不能跟我说啊?”

几分钟后,A同学睁大眼睛看着王俊凯,“你说啥!”

王俊凯踹了他一脚,瞪着他说,“闭嘴。快说怎么办。”

A白了他一眼,“又让我闭嘴又让我想办法,您没毛病吧凯爷?我来理一理思路啊,你这几天晚上都梦见一个男的,然后还是那种梦……而且!居然还是那个初三的小学弟!”

王俊凯闷闷地“嗯”了一声。

A说:“我没办法。我就想说凯爷您牛逼。”

王俊凯说:“滚。”

“好啦我帮你想想,”A摸了摸下巴说,“我觉得既然都这样了你就跟他认识下呗,最后熟了就水到渠成……”

王俊凯打断他:“我刚上厕所就是去找他,然后我就说他洗发水好甜,他就骂‘甜你大爷’。”

不出所料,损友A立刻拍着大腿狂笑,“您老真牛逼。平时那些姑娘不都说你嘴儿甜么?哦确实,您确实说了个‘甜’字哈哈哈。”

王俊凯恼羞成怒地瞪着他,A立马不笑了,正色道:“我觉得吧,这事儿说复杂也不复杂说简单也不简单……”见王俊凯很快一个眼刀甩过来A立即说:“这样吧,你约那个学弟单独聊聊,跟他摊开了说。”

事实证明A的确是个损友,办事儿一点也不靠谱。王俊凯几次跑去初中部找王源都被他狠狠地剜上一眼,王俊凯都不禁好笑地觉得这学弟心眼儿也太小了。

后来王俊凯也懒得跑了,反正去了也没用,还不得热脸贴冷屁股,他甚至有点自暴自弃地想,既然王源要每天晚上跑到他梦里跟他做那就做呗,难道他还委屈着了?不过每次他看见王源一脸禁欲的清冷表情就忍不住暗自好笑与不屑,装什么啊。

这天中午A跟他说学妹闺密B请他吃午饭,王俊凯“哟”了一声就被A拉着又风风火火赶去了食堂,一在学妹B面前坐下,B就亮着眼睛问A关于王源的事情,A指着王俊凯说,“喏,他俩可是好哥们儿,你问他”,王俊凯懵了下立即转过头去瞪着他用眼神问他怎么回事,A作了个可怜兮兮的表情让他配合下,并做口型说,“我告诉她王源的事他告诉我她闺蜜的事。”

王俊凯被学妹B盯得不自在,想了想说,“他这个人……就是特装。”

话一脱口,学妹B和A就齐齐看着他,一个不敢置信一个狠狠瞪着他。

王俊凯不理那些眼神,继续清了清嗓子,还放大了些音量:“他啊,打篮球其实是为了装逼泡女孩才学的,长的跟个小白脸似的真不知道你们干嘛喜欢他……”

说到一半,A就使劲儿拽了拽他袖子,说什么来了,王俊凯没听清,继续说,“而且还是个同志……”

一旁A叹了口气,接着一个人就走到了他们这桌来,餐盘重重地放在他们桌上,啪地一声脆响,惊得一桌人都抖了一抖。

王俊凯正说得起劲儿,抬起脑袋便见王源满脸怒气地站在跟前,他一下差些咬到自己舌头,咳嗽了下站起来说,“干吗?看你大爷。”

本以为把那句“你大爷”还给他后他心里应该暗爽,然而当王源在他面前生气得胸口起起伏伏然后又端着餐盘快步走后,盯着他单薄的背影,王俊凯居然有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在心中慢慢腾腾地蔓延开来。

是……心疼吗?

4.

晚上时王俊凯握着手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干看着,心里和脑袋里都乱糟糟的,忍耐许久最终还是颤着手输上了一串儿数字,这是他找A,A又到处向初三部打听才要来的王源的手机号。

打电话还是发消息?

王俊凯想了下,觉得打电话和发消息王源可能都不会理自己,但是打电话他又不认识自己应该会接通,于是他拨了过去,“嘟——”了好几声,王俊凯握着手机的手掌心都冒出了汗,那边才传来个有些清冷懒散的声音:“喂。”

王俊凯喉咙一紧,咳了几下,说:“我是……”

啪。王俊凯愣愣地握着手机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被挂了?!

王俊凯又打了好几个电话过去,都没接,他又发了条信息过去:“接电话。不然我去你家找你。”

那边还是没动静,王俊凯又发了条过去:“快点。我要出门了。”

没过几秒,一个电话请求就蹦了出来,王俊凯的唇角得逞地勾了起来,结果他手一抖……

就按了“拒绝”……

王俊凯为自己的蠢沉默了几秒,然后主动地拨了过去,对方很快就拒绝了。王俊凯唇角抽搐了下,讨好地发了条消息给他:“不好意思,刚才一激动就给挂了。”

那边没反应,王俊凯赶紧又拨了过去,这次一拨过去就被接通了,王俊凯立刻说,“对不起,今天是我的错。”

那边小声地“哦”了一声。

王俊凯等了半响见那边没再说什么,便又说,“其实除了对不起我还有另一件事要跟你说。”

王源说,“嗯。”

王俊凯龇牙咧嘴了下,“你多说个字会死啊学弟。”

学弟便真的乖巧地多说了一个字,“嗯,说。”

王俊凯叹了口气,斟酌了下语句才说道:“这几天我总是梦见你。不知道为什么……”

王源沉默了一阵,“流氓,滚。”

王俊凯赶紧“哎哎”了几声,生怕他又挂断了,“而且……还是那种梦,你懂的……”

哪料王源不依不饶地问,“什么梦?”

王俊凯一下就羞窘了起来,咬着牙一字一顿地回答:“春、梦。”

啪。电话被挂断了。

5.

今天是周六,王俊凯在家闷了一上午,A就约他下午去玩,王俊凯一个字“烦”给敷衍过去,A说,有你的春梦对象王源哦。

哪料王俊凯竟没反驳,A听见那边有什么东西在响,人却没出声儿,纳闷儿问他干嘛呢。

那边凯爷直接高冷地甩给他八个字:“收拾东西准备出发。”



A和王俊凯最先到,俩人蹲在那儿咬耳朵。王俊凯很不解地问他王源怎么会跟答应他出来玩,A白了他一眼,说其实是他们篮球队出来训练,学妹B非要来看王源训练,但是他一个人又有点羞涩就拉上王俊凯也来了。王俊凯更不解了,“你又喜欢B了?你也太花了吧。”A故作娇羞地捶了他一下见B来了就奔过去了。王俊凯在心里骂他重色轻友,依然蹲着百无聊赖地捡着地上的石子儿玩,蓦地,一双高帮篮球鞋出现在了眼前。

王俊凯觉得这鞋陌生,视线往上走了走,觉得这白白细细的腿尤其熟悉。

这不是他梦里经常能看见的?!

王俊凯迅速站起来,果然便见王源站在他面前,一想到梦中那两条白花花的大腿与眼前人的腿重合在一起,他就红了脸。

王源古怪地盯着他,忽然眉头一蹙,眉间形成了个小小的川字,嘴唇动了动才有些艰难地挤出来一句话来,“你……不会昨晚又梦到我了吧……”

王俊凯堪堪忍住了就要露出的笑容来,挑着眉梢似笑非笑地道,“又怎样。我跟你说哦……”他往王源跟前一走一跳了几步,然后脸凑到他面前,嘴朝着他耳边小声地道,“你昨晚好紧。”

王源的脸色一下变得一会黑一会红,他猛地推了王俊凯一把,王俊凯往后稍稍趔趄了下,稳住身形后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流氓。”

王源黑着脸瞪了他眼跑了。

王俊凯回想了下,刚才王源瞪他的那一眼有点像兔子。

真可爱。

王俊凯的唇角往上弯了弯。



A和B在一旁叽叽喳喳,王俊凯看着球场上一个个跑动身影也闷得很,只有王源有点看头。这时王源投了个三分球,中了。B尖叫起来,王俊凯沉吟一阵然后猛地拍了拍手掌,吹了声儿口哨,惹得篮球队的人都脚步顿住回头看他,王俊凯双手分别放嘴两侧,又大声地喊了句,“王源好棒啊,爱你哟!”

果不其然,王源的身影僵了好半天,才黑着脸跟只兔子样狠狠地瞪着他。

打了不到两小时一伙人就散了,A拉他说走了,王俊凯没理,说“等人呢”,A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就赶紧地屁颠儿着跑去送B回家了。

王俊凯说等人自然不是逗人玩儿的,这会他要等的人就正黑着脸朝他走过来,王俊凯笑眯眯地翘着腿等他过来,没料王源却猛地一个箭步冲上来,一拳就往他脸上打去,王俊凯正美着,也没个防备,就被他打了个正着,头往后一仰就从长椅上滚了下去,脑袋重重地磕在了地板上。

6.

王俊凯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时看到的就是王源的脸,见他睁开眼就立即咬住嘴唇,却也难掩脸上担忧神色。

“……咋了。”王俊凯动了动要起来却感觉脑袋沉的要命且闷闷地疼,王源赶紧伸手扶着他坐起来,还拿了个枕头枕在他脑后,王俊凯讶异他怎么对自己这么好,挠了挠脑袋突然闷哼了一声,王源立刻紧张地问他怎么了。

王俊凯又往脑袋上摸了把,接着又“啧”了一声,看着王源,“我脑袋这伤是你推的吧。”

王源有点紧张地抿了抿唇角,小声地“嗯”了下,低着头不敢看他。

王俊凯本来也不那么生气,就是觉得这小子手太黑了,现下一看他害怕的样子心就软了,手揉了揉他毛茸茸脑袋,王源的脑袋动了下,但没反抗。

王俊凯往四处瞅了瞅,见不是医院也不是他家便困惑地问王源这是哪儿啊。

“我家。”王源抬起脑袋说。

王俊凯懵懵地,“你……不把我带去医院,你……耍流氓啊。”

王源瞪了他一眼,不过似乎又想到他是个病人,就收回目光撅着嘴说,“医生说你只是轻微脑震荡,加上脑袋那摔肿了给你擦了点药就行了,医院哪有那么多床位。你又昏迷了我也不知道你家我就把你拖到我家里来了。”

王俊凯消化了下然后翘起嘴角说,“第一次听你说这么多话。”

王源轻轻哼了一声。

王俊凯觉得他这一声哼真是太可爱了,不过比起梦里那个哼哼还差一点……

想到这王俊凯一下就脸红心跳了,咬着嘴唇咽了口水看着王源。

王源显然被他这饿狼般的目光给吓住,不自觉退后几步,还可笑地双手护住了胸口,结结巴巴道,“你、你想干嘛。警告你,这是我家。”

王俊凯眨巴眼睛装的特无辜道,“我只是饿了。”

王源“哦哦”了一声,王俊凯看他慌慌忙忙的样子忍不住想要逗逗他,“干嘛啊,不然你以为我想怎样。”

王源虽语气淡淡地说着“那我去做饭”,但他已经染上粉红的耳尖出卖了他的欲盖弥彰。看着他有点慌张的脚步,王俊凯弯唇笑了起来,笑得头上的伤都隐隐作痛了也停不下来。

这小孩儿真是又可爱又好玩儿啊。


王源的菜卖相不错,一个个做的精致可爱,跟他人一样,王俊凯心情颇好地笑着夹了一大口菜,在他期待的目光下吃了下去。

“好吃吗?”王源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王俊凯嚼了嚼,然后脸色越来越古怪,王源一副有点失望的样子,王俊凯立刻吞了下去,咬着牙说,“很好吃。就是有点淡了。”

在王源跑去厨房拿盐时,王俊凯赶忙扯来好几张纸巾把才全给吐了出来然后包好丢进垃圾桶。

太可怕了……这小子简直就是个做黑暗料理的高手。

艰难地吃完了一大碗饭,王源让他再睡一会儿休息下然后就送他回家了,但王俊凯想了想,有点委屈巴拉地拉着王源衣角问他能不能带自己在附近转一转,然后再送他回去。

本以为以王源的性子肯定会强硬地让他乖乖待在家里,没料王源沉吟一阵就答应了,套上件外套就领着王俊凯出了门。

7.

俩人慢腾腾地往前走着,此时已天色不早了,昏黄的路灯照下来打在王源的脸上,给他的脸抹上一层朦朦胧胧的美感,王俊凯连他脸上细小的透明绒毛也看得一清二楚。两人都没有说话,只顾走路,突然,王源轻轻地喊了他一声,“王俊凯。”

王俊凯“嗯?”了一下,然后又觉得不对劲儿,“我好像没告诉你我的名字。”

王俊凯这句本是无意说的,没料话毕王源的脸就迅速地涨红了。

“怎么了?”王俊凯笑得露出两颗虎牙来。

“因为你在高中部还挺有名的……所以我就问了一个人就知道了……”

王源声音越说越小,显明了是在害羞,王俊凯笑着说,“所以你就问了我的事?”

王源轻轻地“嗯”了一声。

王俊凯拖长音调“哦——”了一声,成功地让王源羞恼地瞪他眼后,觉得自己真是受虐狂的同时竟感觉有一丝丝的甜蜜漫上心头来,惹得他频频笑得露出了两颗明晃晃的虎牙来。

“对了。”王俊凯突然转过头去看着他。

王源“嗯?”了一声,也转过脸来。

四目相对,王俊凯觉得两人的目光碰撞在一起似乎能擦出火花星子来。

“你……”王俊凯咽了口水,突然很害怕听到答案,“还讨厌我吗?”

王源摇了摇脑袋,“不了。”

王俊凯心中一块大石头这才算落了地,“听说……你是同志?”

王俊凯边说边小心翼翼地瞄着王源的脸色,生怕触到他的底线了,同志这个词,并不是谁都有勇气承认的,况且更不消说还是这样一个少年人。

“是。”王源点头道,“所以我跟那些女生说我是同性恋让他们不要来烦我了。”

王俊凯一下哑然,他本以为王源是说着玩儿的,当他坦坦荡荡地承认时,他竟心脏猛地跳了一跳,差些要蹦出嗓子眼儿里。

王源侧了侧脸过来,“你是不是想说什么?”

是。王俊凯使劲儿点头,然后郑重地把他的脸摆正,又用眼神细细地将他的好看的五官一一勾勒,直到王源有些不自在地别了别脸,王俊凯才轻轻地说:

“王源儿。我不是同志。”

王源“啊?”了一声,脸红着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但是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男人。我也希望是最后一个。”

王俊凯猛地凑了上去,双手轻轻地揽住他瘦削的肩膀,然后在他梦中都梦寐以求的那张索吻唇上轻轻地咬了几口。

“回答。”王俊凯虽不舍得离开那身体,但还是直起了身,目光直直地注视着他,“王源儿,回答我。”

王源没有作声儿,但王俊凯还是弯起了唇。

王源的答案不消说,那红透了的小脸和犹豫地咬着的嘴唇已说明了一切。

但很显然这个纯情的小朋友似乎没有任何的恋爱经验,因此大概不会那么快就答应了他。

但没关系,他俩可以慢慢地消磨掉时光。磨到彼此棱角都已不再尖锐,磨到只有彼此才能与对方相配。

fin.

ps 真的被烂公司气哭了 写点甜的安慰下自己quq

评论(8)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