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卿卿卿卿♡

等到看你银色满际,才敢说沉溺。

冷面先生与他的话唠先生 06

06.

邬童转来了月亮岛高中。

他也总算见到了那个废柴教练陶西,陶西很热情地欢迎了他,邬童蹙了蹙眉,觉得这个教练长的有些眼熟。

他一坐下就感觉身旁有一道炽热的目光,邬童转过脑袋去看,果然是班小松。

轻轻咬着嘴唇,一副既感动又担忧的矛盾表情。

邬童一个没忍住就揉了揉他毛茸茸的脑袋,但那么多人看着,他只能假装咳嗽了声,板着张脸说,“先上课吧。”

班小松点点头,就果真没搭理自己了,邬童盯着他的侧脸看了好一会儿才收回视线来。

这节是语文课,安主任让沙婉先领读时,邬童翻着自己的书包,手往里面掏了好几次才发现自己忘带语文书了,他瞟了眼一旁读的起劲儿的班小松,手握拳咳嗽了声,班小松没理自己,邬童又咳嗽了声,班小松还是眼睛盯着书。

邬童没法,只好站了起来,然后把桌子快速地挪了过去,跟班小松的桌子拼在了一起。

班小松瞪大了眼看着他,“邬童你疯啦?虽然我知道我很帅但你也不要那么急不可耐地跟我做同桌啊?”

邬童稍微埋下了脑袋去朝四周投来的目光各小孩子气十足地冷冷瞪了回去,然后才小声跟班小松说,“语文书忘带了。”

班小松边嘟嚷邬童的邋遢,边把书脊卡在了两张桌子间的缝隙中。

邬童轻哼了声把语文书扯过来了点,“你要造反?我都看不到了。”

班小松看着这个把自己的语文书三分之二都放在他眼皮底下的脸皮极厚的家伙,没好气儿地用水笔放笔盖那头戳了戳邬童露在外面的胳膊。

邬童忍俊不禁地瞄了他一眼,“你是小朋友?”

班小松居然还一本正经地鼓着小脸回答,“肯定不是了。”

邬童意外地发现有些不靠谱的班小松上课还蛮认真的,跟只兔子一样乖乖巧巧地瞪圆着眼睛盯着讲台上老师的板书,有时听得入神儿了手便托住一边下巴嘴唇微微地向上撅着。

邬童本来是不好意思打扰他上课的,他盯了班小松一会也开始认认真真上起了课,没料班小松居然过了一会偷偷瞄了眼他,又瞄了眼他。

邬童在班小松第四次瞄他时忍不住问了句“干嘛”,便见班小松把一张便利贴从他手底下慢慢地移出来然后飞快地塞进邬童的手心里,便又继续托着下巴听课了。

邬童打开来看,上面写着:“你老看我干嘛。”

邬童噗地一下就笑出了声儿,在纸上写下一行字就飞快地学着班小松塞进了他手心里,于是,半节课俩人就在那张小小的纸条上说着话。

“你刚老看我干嘛。”

“我看你在看我啊所以我看你有什么不对吗?”

“你是不是有其他话想跟我说?”

“嗯。”

“说。”

“你……真的会帮我?”

“什么?(知道班小松是指棒球队的事但还是有意想逗逗他)”

“哎呀。”

“到底什么?你不说我就专心上课了。”

“重组棒球队的事!”

“当然,”邬童这句话是冲着班小松说的,他勾了勾嘴角,“不然我转学来干什么?跟你聊天玩的?”

虽然邬童说话声音很小,但他直接就明目张胆地转过来一张脸都冲着班小松了,班小松可不敢,何况又是安主任的课,但邬童还是看见了班小松唇边压不住的笑意。

一下课一堆少男少女就围了上来,邬童无奈地跟在人群外看上去气定神闲坐着的班小松交换了下眼神,班小松点了点头,然后站起来跑了出去,邬童也猛地站了起来,挤出人群也跑了出去。

俩人气喘吁吁地在厕所门前止住了脚步,班小松笑嘻嘻地说,“见识到我们班的热情了吧。那些女生好像都很喜欢你啊。”

邬童没好气儿白了他一眼,“闭嘴。再说我就走了。”

班小松赶忙拉住佯装要走的邬童的胳膊,“哎哎别啊,邬童哥哥,你都因为我转过来了,我怎么可能舍得你走啊。”

邬童见班小松居然真的相信了他要走的话,忍不住好笑地说,“我又不是吃饱了没事儿干,说转学就转啊。”

班小松这才放开刚一直紧紧拉住的邬童的胳膊,也笑道,“也对,你有我那么帅的同桌还转什么学啊。”

邬童似笑非笑地说,“嗯?你说谁帅?谁有一个帅气的同桌?”

班小松这次脑袋瓜总算机灵了回,一下就了悟了,赶紧说,“你帅你帅,我有一个超级帅的同桌!”

邬童被他这顺口溜儿似的一番话给逗乐了,刚要接话,对面那人突然伸手戳了戳自己的牙齿,邬童吃了一惊问他“干嘛”。

班小松收回手不好意思地笑道,“你刚笑的时候露出虎牙来了耶,你居然有那么可爱的虎牙。”

邬童一下被这句臊了张红脸,羞恼道,“你懂什么,这叫男人的象征。”

班小松哈哈大笑,又戳了戳他尖尖的虎牙,说了句“嗯,真可爱,果然很男人”就见邬童一双眼睛好似能吃人般狠狠地瞪着他,班小松做了个鬼脸,赶紧一溜烟儿跑掉了。

ps邬童转学过来这文就不再像以前一样充满了少年人的热血了x然后俩人就开始甜甜地谈恋爱了

pps我在写什么越写越烂了简直没眼看 心酸 剧播完了就开始无止境地卡文。

评论(2)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