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卿卿卿卿♡

等到看你银色满际,才敢说沉溺。

各怀心事 (小短篇)

*比赛完的当晚

班小松拿手指轻轻戳了戳一旁背对他躺着的人,听着他的呼吸,班小松就知道,他跟自己一样没睡着。

班小松见那人没反应,就往他那边靠了靠,鼻尖都抵在了他背上。

“邬童,对不起。”班小松闷闷地小声地说。

过了一阵,班小松差些以为邬童已经睡着了,或者根本不想搭理自己时,邬童才缓缓地说,“你跟我说对不起干嘛?”

班小松这下没立即吭声,他轻轻地伸出双臂,小心翼翼地搂住了邬童。

还好,邬童的身体只是僵了下,没动。

他真怕比赛输了后,邬童会再也不理他了。

失去了去全国冠军的舞台的机会,固然很可惜。

像比赛宣布结果的那一刻,班小松也觉得天快要塌下来了,眼泪怎样也止不住。

但是现在好好想想,冠军还可以明年再争。

但是……

邬童只有一个。

邬童走了,打棒球赢全国冠军虽然还是他的梦想,但却少了很多很多的意思。

而且他也怕,邬童走后与输掉比赛这两件事的双重打击会令自己受不住。

但是,邬童要走,自己又有什么本事留他?

美国有更好的球队,教练,邬童去那里会得到比这更好的发展,这对邬童自然是个好事情。

这是为了邬童好这是为了邬童好这是为了邬童好。

班小松咬着嘴唇在心中默念了三遍后,本以为自己会稍微平静下来仔细想想邬童出国的事。

但是眼泪却一下子就从早已泛起酸意的眼眶中流了下来。

邬童的身形怔了下,然后猛地转过身来。

班小松流着泪的眼睛与他的四目相对。

邬童轻轻地抬手拭去他的一颗颗泪珠,又安慰地凑上去吻了吻他被眼泪弄得湿润有些咸的脸。

班小松还是在哭。

这一切在他看来就是邬童对他最后的一份亲昵了。然而却是安慰占最多的。

“你不要走好不好。”班小松流着泪也凑上去亲吻他,虽然他知道,邬童不会稀罕。

“我不会走。”邬童用手臂圈住了他。

班小松瘦瘦的,用手臂可以轻而易举地把他圈起来。

“啊?”班小松呆了下。

邬童把他的脑袋往自己胸口按了按,“你听到什么了吗?”

班小松傻傻地问,“什么?”

“为你疯狂跳动的心脏。”邬童轻轻地说。

然而一向爱脸红的班小松却没多大反应,他觉得这是他安慰自己的话,邬童怎么可能为了他不去美国。

他抿了抿唇,抬起脸努力去直视邬童的眼睛,“美国那边有那么多有经验的教练,队友也不像我们这那么垃圾,你去了美国一定要好好发展,我知道你不稀罕我们这破队,我……”

邬童用一根手指轻轻按在了他的唇上,堵住了他的下半句。

“你听我说。”

班小松看着他。

“美国是有很好的资源可以让我更好的发展。”

班小松轻轻地咬住了嘴唇。

“但是,”邬童的双手从他腰间滑上了他的双颊,轻轻地捏了捏,“我就稀罕你这破队,还有你这破队的傻瓜队长。”

班小松的眼睛亮了下又很快黯淡下去,“可是你还是要走。”

邬童的手这下狠狠地掐了把他的脸,班小松痛的叫出来。

“我都说了我不走了,你是白痴吗。”邬童狠狠地瞪着他。

“可是,可是……”

邬童赶紧制止他的可是,也不知道班小松脑袋是什么构造的,总是转不过弯子来,他叹了口气,然后轻轻用手摸着他的脸,“如果我走了,你怎么办。全国冠军怎么办,我的心又怎么办。”

巨大的喜悦充斥着班小松的脑袋,让他昏头转向,喜悦得不知所措。

因此,他对邬童的心怎么办这句有些迷迷糊糊,“什么你的心我的心的?”

“如果我去了美国,想念你的心就没处安放了。怎么办。你说怎么办。”

邬童的手又从他脸上缓缓地,带有极强的挑逗意味地滑下来,锁骨,腰,然后是……

班小松同学狠狠地把他的手打开,“邬童你流氓啊!”

邬童没理,手继续往那处戳去……

没多久,班小松就泄出了今晚的第一声喘息。
……

一夜无眠。

ps大结局了好心痛。感觉还可以再看一百集。

评论(5)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