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卿卿卿卿♡

等到看你银色满际,才敢说沉溺。

与教练在游泳池的那点事儿 01

*游泳教练凯

01.

王源再一次被老妈在电话里对他狂轰滥炸着催婚。

王源今年二十六岁,有个不错的工作,长相端正,为人正直,小时候在学校是别人家的孩子,长大后在他们小区可谓人见人夸的优秀青年代表。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讨人喜的好青年王源,却让王母操碎了心。

“源啊,不是我说你,你看看你,我儿子谁也不敢说差是不是,但你怎么就没个看得上眼的姑娘呢?”

倒不是王源眼光高,他大学时谈过的女生也有过好几任,不过他恰巧都是被甩的那方,每每借以“你很好,所以应该找个更好的”来结束每段并不算长的恋情。

有时候王源也会很纳闷儿,我很好她们还去找别的男的?

现在毕了业有了份稳定又不算忙的工作,王源反而无所谓了。爱谁谁呗。

王母继续在电话那头叨念着,“居委会那个李大婶家姑娘挺不错的,不过明年才毕业。”

王源说,“得嘞,您儿子不干拐卖儿童的事。”

“嘿你这臭小子,人家里催得紧,你看看人张大叔她姑娘多自觉也是跟你差不多大,都给人家里添了枚男丁了!”王母的声音拔高道。

“那我有什么法,谁叫您生的是儿子不是女孩?要我是女孩我也到外面随便找个男的把自己牺牲出去了。”王源一边耍着嘴皮子一边玩着游戏。

“王源!”王母气不打一处来地喊了声,“你是想气死我是吧。”

王源被她吼得浑身抖了下,赶紧把手机离耳朵远了些,“妈啊,我这还有工作要忙呢。”

“你少糊弄我,”王母哼了声,“我听见你打游戏的声音了,那键盘敲得噼里啪啦的。”

虽然他确实在打游戏,但他也有可能在给他们老总准备开会资料啊……

王源叹了口气,刚想说点什么,王母那边又开始嚷嚷着他关掉游戏,王源无奈,知道王母耳朵尖肯定哄骗不过,只好顺从地把电脑关了机。

王母这才气儿稍顺了些,“源啊,最近在忙什么啊?”

王源想了想,觉得王母这回口吻温柔不少,免不了有诈,斟酌了下语句才说,“就那样吧。不过最近有点忙。”

“你少来。”王母一听他琢磨这么久便立刻识破了他的谎言,“是这样的,妈帮你约了个女孩,人学历又高,长的也漂亮。”

王源“哦”了声,心中已猜了个七七八八。

果然,王母说,“今天下午你去跟人家见个面。不准爽约,否则有你好果子的。”




王源沉吟了一阵,正不知道以哪种借口推脱,手边的单子就被他的手肘给蹭到了一边去。

王源低头一看,是今早被硬塞到手中的广告单,当时王源就瞄了眼,好像是关于某个新开张的游泳馆。王源这种好青年自然不会当着那发传单的人的面儿把东西塞进垃圾桶,他本来想着往前走几步看到垃圾桶再扔,结果也不知道怎么地那一片区都没垃圾桶,王源就这么一直给攥到了家里。回家后也忘了扔掉,就扔到桌子上没管了。

“妈,”王源作出苦哈哈的语气来,“你怎么不早说啊,我最近刚报了个游泳课,费用可贵了,每天下午的课。”

“真的?”王母半信半疑。

“真的真的。”王源立刻说。

“那我今天下午跟你一块去看看。”王母说。

“啊?”

“你爸最近刚好也想学个游泳之类的,”王母又哼了声,“正好也看看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有没有骗我。”

王源哪还敢说自己是瞎说的,这次倒是真的苦哈哈地给答应了下来。





下午王母就从她那边赶了过来,王源穿好衣服跟她一块出了门。

游泳馆离这有点远,俩母子坐了三个站才到。

王源有一点近视,怕自己到时候找不着地方还专程带上了眼镜,结果一下车就看见了“蓝天游泳馆”五个醒目大字,王源拉着王母进去了。

一进去前台小姐就过来笑盈盈地问他们是上谁的课。

王源悄悄往四周瞄了几眼,虽然是新开但规模蛮大的,看上去也挺正规,幸好不是什么黑店。

王源在前台交了一千块,十节课。虽然这不是什么大数目,但他并不想学什么游泳课,也是被王母的催婚逼得没了法,这钱自然花得不值得。待会王母走了他觉得自己还得去问问能不能退掉。

王源正悠悠地叹了口气,便听一旁前台小姐问他要上谁的课。

谁的课?他哪里知道谁教的比较好?

王源便问,“你们这谁教的最好?”

“我们这里的教练都十分出色。”前台小姐笑眯眯地回答。

“……行吧。”

王源把那张报名表拿来看教练名单,随意瞟了眼就说,“就这个吧,跟我同姓的那个王什么凯。”

“王教练是我们这最好的教练,如果要上他的课您还需要再交五百块。”前台小姐还是笑眯眯的。

??

哄他玩呢,刚刚还说都很出色。

王源刚动了动嘴皮,一旁王母便瞪了他一眼,朝前台小姐说,“那我帮他付这五百块钱。”又冲王源怪罪道,“要报就报个好点的。”

王源哪会让她给自己付钱,只好再次苦哈哈地把那五百块给交了。

管他的,反正也是要退的,先把他妈给哄高兴了再说。




王源换好王母在一旁卖游泳用品的地方给他买的泳裤一出来,王母就拍了拍他胸脯,把他拍的一阵咳嗽。

“妈……您干嘛呢。”王源揉了揉胸口无奈道。

“我就是觉得你太瘦了,妈不管你你没好好吃饭成天又吃泡面是不是。”王母嗔道。

“哪能呢,”这件事他还真不会马虎,他王源就一个爱吃的爱好,“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哪舍得让自己吃泡面呀。”

王母想想也是,便忍不住笑了起来,两人便一路说笑着走去了泳池。

“哎你看那个。”王母悄悄扯了扯王源衣角,王源顺着王母的手指看过去,一个男人。

裸露着的上半身露出线条坚硬的腹肌,应该是刚教完一拨人而刚从水里出来,头发正湿淋淋地往下滴着水,刘海儿有些乱地耸在一起。

“看看人小伙身体多健壮。还有腹肌呢。”王母啧啧地朝王源小声感叹道。

王源无奈道,“你儿子上学那会也有,只是现在工作了没时间练了。”

王母有些不屑地瞥了他一眼,“你天天打游戏叫忙?还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上学就为了耍帅才练的那玩意,人是为了健康懂不懂。”

“……行吧您说得对极了。”

王母刚没好气地瞪他眼,那男人就走了过来。

他一走过来王源就有些被他的气场给唬住。

刚才这男人在那边远远站着时没觉得有什么,这会真真切切站他跟前,王源一看这一米八几的个头就往后退了两三步。

王母倒很是熟稔地跟他套上了话,一问才知这便是这游泳馆最好的王教练。

王教练把眼前的刘海儿往一边拂去,王源这才注意到他那双桃花眼。

都说桃花眼的男人心花,王源高中就有个小混混也是长了双风流的桃花眼,然而这位王教练倒是看上去正儿八经的,有股不怒自威的味道。

王教练与王母聊了半天,王教练才把眼神转向了王源,“你下水试试。”

“嗯?”王源呆了下。

“我看看你水性怎么样才好考虑怎么教你。”王教练说。

王源有点尴尬地扯了扯嘴角,自己是个旱鸭子的事情怎么好意思说出口?于是就待那,没动。

王教练疑惑地“嗯?”了一声,见他依然没动静,便在身后轻轻地搡了他一把。

王源也没防备,就这么被他推得连滚带爬,狼狈地跌进了泳池。





池子不算深,但王源在水里还是一阵冰凉彻骨的感觉。

四周的水渐渐地朝他压了过来,他的眼睛鼻子里灌满了水,腿痛得无法伸直,小腿上的肌肉也跟着一阵阵地剧烈跳动着,呼叫声在他的嗓子眼里硬是跳不出来……

当王源有些绝望地闭上眼睛时,旁边忽的一阵扑通水声,有什么人往他这方向游了过来。

接着,他被拥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得救了。

tbc.

ps我也没报过游泳班 百度了下发现各个地区费用不同 挑了个我认为比较合理的价钱 如果有报过游泳班的小可爱觉得这方面不太合理可以说一下 我改改

评论(5)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