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卿卿卿卿♡

等到看你银色满际,才敢说沉溺。

冷面先生与他的话唠先生 03

03

明天月亮岛的要跟他们打一场友谊赛。

邢珊珊跑到他跟前小声告诉他时脸上笑容灿烂得晃眼。

邢珊珊有很多朋友,但她个人却痴迷于棒球,奈何怎样也学不会,便跑来银鹰队给他们当经理也算过过眼瘾了。

然而银鹰队并不是个好的选择。乌烟瘴气这个词其实是他从邢珊珊跟他抱怨时听来的,邢珊珊在队里就老绷着张脸训他们希望整个队伍那股狠劲儿能多用在比赛上,而不是演变为无聊的勾心斗角,然而江狄他们怎又会乖乖听话,经常是搞得她灰头土脸,落不着好,邢珊珊脸上笑容也越来越少,常是愁眉苦脸,苦不堪言。

邬童认为自己还算是挺有魅力吧,毕竟也是被江狄嘲笑过“长了张只会讨女人喜的脸”,然而在他印象里,邢珊珊跟他说话时虽然也会经常笑,但从来没笑得那么灿烂雀跃且带着羞怯。

邬童对班小松这个人的全部认识只有那天晚上。

除了觉得班小松和他一样孤独以外,邬童觉得这个人是真的傻里傻气的,永远都那么天真,以为什么事光努力几把就够了。那晚班小松告诉他自己一定要拿全国冠军,现在想起来简直令人啼笑皆非。

其实江狄的嘲笑也不是不无道理。银鹰队算是一支优秀的队伍了,但也只限于本市,要论全国,也还差了十万八千里,一个毫无经验,从未取得过任何联赛冠军的稚嫩队伍,又从何谈起全国冠军一说?

邬童这么一想着,脑海里就突然不断地蹿出来班小松的脸,邬童甩了甩脑袋,对邢珊珊“哦”了一声。

“你会帮我的吧邬童。”

其实他不是很感兴趣这档子事,但话刚一溜到嘴边儿,看着邢珊珊眉飞色舞的表情和那闪烁着期待的神采的眼睛,他就咽下了嘴。

“嗯。”





既然答应了邢珊珊,自己怎么着也得想出个实际的办法来。

邬童决定先填饱肚子,打开冰箱在里面翻来找去了一会儿,却发现除了巧克力其余的都通通过期了。

邬童叹了口气,他今晚突然不想吃外卖了,他换好了鞋,决定去超市。

其实爸爸的秘书倒是可以帮他买来,还省的自己大冷天的跑出去,然而邬童总是死活不肯让他爸以及相关的一切事物跟他沾上边。






邬童在超市的速食区挑挑拣拣也没挑到如意的,决定再往前看看,一拐角,便是零食区,邬童对零食不感兴趣,感觉那些油炸食品比外卖还要不干净。

他像往常一样打算直接略过那片区域,然而眼睛不经意往那一瞥过去,便看见了个熟悉的身影。

邬童快步走了过去,“班小松。”

班小松抬起了脑袋,然后眨巴着眼睛好似不认识他了般直愣愣地盯着他左看右看的。

邬童说,“我是邬童。”

“啊……?”班小松还是一脸茫然。

邬童这才想起来,那晚上他连自己的名字都没告诉班小松!

“吃排骨面的那位。”邬童勾了勾嘴角,觉得班小松应该能凭这个想起他了。

果然,班小松的眼睛亮了下,说:“是你啊!你刚才说你叫什么?武通?跟我们棒球队一个人名字好像耶,他叫路通……”

“……”邬童抽搐了下嘴角,打断了他,“是邬、童。”

“哦哦邬童,你好,我叫班小松。”班小松翘起了唇角,笑盈盈地看着他,“对了,明天我们要跟你们打友谊赛呢,多指教哈。”

班小松勾起唇角时跟邢珊珊给他看的那张照片很像,但又不太一样。比如,这个笑容在相机里就显得十分阳光帅气,然而邬童真正看到时觉得真是傻的冒泡。

不过,倒是比相机里好看点。

邬童推着超市提供的购物小车和班小松往前走着,班小松好像很喜欢零食,大包的小包的,原味的番茄味的,通通不放过全一股脑儿地拿了,并且毫不客气地放在了邬童的车子里让他推着。

“喂你自己拿着,”邬童用胳膊撞了下与他并肩走着的班小松,“到时候付款的时候还要清谁是谁的。”

班小松看了他一眼,“基本上都是我的东西啊,你只买了罐薄荷糖。”

……他还知道基本都是他的东西啊。

邬童觉得这个人真是自来熟得可怕,那些女生们是不是都瞎?

“其实你买那薄荷糖不好吃,有点辣,不然你买柠檬味的吧,”班小松絮絮叨叨说着就要伸手去货物架上拿,邬童抓住了他的手。

“嗯?”班小松看着他。

邬童被他这句“嗯?”字给点醒了,赶忙撒开手,刚才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地就魔怔了下抓了班小松的手腕,“我不喜欢柠檬。”

“但这是柠檬味的啊,不是柠檬,”班小松说,“哎呀相信我,可好吃了。”

邬童没法了,把小车往班小松那边移去,“你推着吧。”

班小松“哦”了声,乖乖地推着车。

邬童没有想买的东西了,但班小松好像对什么都很感兴趣,左看看右看看的挑挑拣拣没个头。 而且他感觉饿极了,胃里都泛起了酸。

“班小松我要吃排骨面。”邬童说。

“你要去我家吃?”班小松停下正在货物架挑拣的手,笑着转过脸来看他。

“嗯。”邬童说。






邬童吃了一整碗面,在前台班小松那儿付了款就倚在那儿看着低头看手机的班小松。

班小松一抬脑袋就看见邬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想了想便笑道,“你不会还想吃排骨面吧。”

邬童没吭声儿。

“没想到你还挺能吃的啊,看你长那么瘦。”班小松继续说。

邬童瞄了他一眼,暗暗地想,这家伙平时不吃饭的吧,看起来还不到一百斤,现在女生不喜欢腹肌男都开始喜欢这种瘦弱骨感的男生了?

“哎你到底要干嘛,这眼神儿,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邬童抿了抿唇角,邢珊珊让他在比赛那天帮她想办法要到班小松的联系方式,既然今天恰巧碰上了,不如现在就把他的联系方式要过来。

但是怎么开口?

他可真怕班小松会觉得自己是个猥琐的流氓。

“对了,”邬童说,“你们店可以送外卖吗?”

“可以啊。”班小松说。

“哦,那你把你的手机号告诉我吧我记一下,有时候不想下楼就麻烦你给我送一下了。”邬童面不改色地说道。

班小松“哦”了一声,掏出张菜单给他,“喏我们店的送餐电话。”

“......”邬童盯着他看了半响,然后继续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道,“我的手机不能打座机号码。”

“啊?”班小松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的,“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那好吧,你记一下我的手机号。”

“好。”邬童拿出手机记下了他的号码,并备注了“班小松”三个字。

邬童点好保存,手机里的通讯录就自动钻了出来,然后邬童就看见第一栏明晃晃地写着一个座机号码。

邬童抬起脑袋,见班小松表情有些微妙地看着他。

“这是我家座机。我保存在手机里怕哪天我给搞忘了。”

......邬童觉得今天撒的谎真是比他这十几年加起来还要多。

评论(8)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