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卿卿卿卿♡

等到看你银色满际,才敢说沉溺。

邬童的糗事

1.

邬童第一次见到班小松,不是在任何一场棒球比赛上。

那天他跟父亲又起了巨大的冲突。平日父子俩生活在同个屋檐下也因为母亲起过不少摩擦,他忍耐到现在终于爆发了。

他决定搬出来住。

他选了个离学校比较近但离原来的家很远的小区,收拾好东西一声儿招呼也没打就一鼓作气搬了过来,那个晚上他难得地踏踏实实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早上收拾了下床铺,邬童就准备下楼去溜达圈吃点东西顺便也熟悉下环境。

附近都是些大排档,快餐厅之类,实在勾不起他的胃口,他是南方人,米饭都吃腻了,而且他也不想吃那些地沟油做的东西,特别是还一大早上的。那种早餐摊呢他又嫌不卫生。

横看竖看只有一家拉面馆还算看的过去,规模不大,但人挺多的,还打扫得很干净。

邬童刚一进去就撞上了个人。那人俯下身正在拖地,一直起身来就跟邬童撞了个满怀。

邬童一句“抱歉”刚脱口而出,那人的眼睛就撞进了他的眼中。

那双眼正眨巴着看着他,闪着灵动的光彩。

他年少时跟父亲出入过各类大型场所,那些人的眼睛无一不是污浊的,充斥着丑恶的欲望,就算是那些人身边带的小孩子眼中也满是刻意的讨好与乖巧。

这双眼睛里满是歉意与纯良,在这个人的眼中邬童看不见任何肮脏的欲望,不过除此之外他还看出了这个人眼里掩也掩不住的热血与执著。

“你好?”

那人伸出手在邬童眼前晃了晃,那只手细细长长,很白。

“我看看菜单。”

邬童晃过神来,然后在一个角落坐下接过了那个人给他的单子,离远点看,邬童才发现这个人跟他差不多大,可能还要比他小上一两岁。

这么小就出来打工啊。

邬童真有点担心这样一个纯真的孩子会被世俗给染指。

邬童点好了面就无聊地看起了手机,有几个女孩子在q上戳他,他扫了眼没看见什么有意义的内容就一致选了已读。

面很快被刚才那个男孩儿端了上来,邬童尝了口觉得还不错,决定以后的早餐都在这里解决了。

邬童夹了块肉刚放进嘴中,他旁边桌就起了喧嚣。

邬童把嘴中东西咽了下去,往那一瞥就看见那个男孩站在一边不住地道歉,老板和老板娘都赶了过来抱歉地说着给您免单的话,邬童朝先前大吼了一嗓子的男人看了过去,只见他头上被扣了一大碗面,头发上还湿淋淋地往下不断滴着菜汤。

那男人骂骂咧咧地跑去厕所了,而老板正皱起眉跟那男孩儿讲话,但男孩儿好像没听进去。

邬童站了起来朝他们走去,然后蹙起了眉头冲老板说,“他年纪小犯错是很正常的,你不应该用这个理由就开除他。”

老板好像愣了,半天没讲话。

男孩儿好像也有点懵,盯着邬童看了半响,然后笑了出来。

邬童也挺懵地听着他笑。

“谢谢你同学。”男孩儿还在笑,双肩一颤一颤地耸动着,“不过他不会开除我的。”

邬童看着他的表情心里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

“因为他是我爸。”男孩儿笑着说。

……邬童感觉自己冒味的见义勇为真是蠢极了。

“不过还是谢谢你啊。”男孩儿冲他勾着唇角轻轻地笑着说。

邬童“嗯”了声,买了单就赶紧走了。

真是丢不起这人。

2.

第二天早上起来邬童本来想着这几天还是先别去那家面馆,过几天等那男孩差不多忘了他这人后再去,然而又实在狠不下心来去吃些不卫生的东西。

咬了咬牙,邬童推门进去了。

最先入眼帘的还是那个男孩儿,在弯腰拖着地,邬童觉得他爸不该让他老这么弯着腰,容易驼背,而且这个男孩儿虽然不算矮小但跟他比起来还是差了好大一截。

邬童看着他弯下去的腰,莫名其妙地想拿手比一比,因为看起来好像两只手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握住。

邬童又顺着他的腰往上看去,于是他看到了男孩儿的露出的一小截白皙的脖颈……

邬童咳嗽了一声,咳完了然后那男孩儿也顺着他的声音看向了他时,邬童也不知道自己没事瞎咳嗽啥。

“你好。”男孩儿弯着嘴角看着他。

他不记得自己了?

邬童半是庆幸半是没来由地失望。

“我……”邬童清了清嗓子,“想吃牛肉面。”

什么叫想吃??

邬童感觉今天他脑回路有点不太正常了。

“好,马上。”男孩儿朝厨房喊了声,就转回了脑袋,见邬童还盯着自己就说,“还需要什么吗?”

“……一杯柠檬水。”邬童甩了甩脑袋,也不知道自己说个话怎么磨磨蹭蹭的,“谢谢。”

“好。你去那边坐着吧。”

邬童赶紧坐到了昨天的位置。

面端上来时,邬童顺手就接了过来,然后就碰到了男孩儿的手,凉凉的。

男孩儿的指尖在他手上的皮肤顿了顿,居然猛地撒了手,邬童一个没端稳,那碗就从他手上翻了个跟头顺带还把汤水往邬童手上泼了不少烫的他一激灵,然后砸到了地上,碗一下就砸成了朵花。

男孩儿慌忙去捡,然后发出了声小小的惊呼。

邬童一听,也顾不得烫了,赶紧从位子上起来然后蹲在他面前去抓他的手指,便见细细的血珠一颗接一颗落下来,邬童也莫名其妙慌了,问男孩儿有没有创口贴之类,男孩儿泪眼汪汪地摇头回答说没有,邬童便把放他座位上的书包扯了下来,往里面翻找有什么可以包扎的东西,锁紧眉头翻了半天也没见什么然后就听见了老板娘的声音。

……

手指被老板娘包的扎扎实实并且被安排在前台老老实实坐着的男孩儿一脸歉意地对他说,“你还吃牛肉面么?我请你吃吧。”

邬童赶紧摇头说不用,然后买了单不顾男孩儿叫他赶紧走了。

……感觉这个拉面馆总是能留下他出糗的记忆。

不过,这些有些糟糕的记忆因为除了他之外的另一个男主角而变得有点美妙了起来。

3.

第二天早上邬童下定决心不去那吃早餐。

于是……他晚上下楼去了那家拉面馆吃晚饭。

结果一进去压根儿没看着那个平时拖地的人,邬童往前台望去便看见老板娘笑眯眯地看着他。

“要点点什么同学?”

“那个,”邬童犹豫了一下,说,“我想问下,就是,平时拖地的那个男孩儿,哦就是您儿子他……”

“你说松宝宝啊?”

邬童呆了下才反应上来。

松宝宝?松是他名字里的一个字吗?

邬童的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了一只憨态可掬的小松鼠,正抱着一颗松果歪着脑袋可爱地看着他。

邬童的脸一下就烧了起来。

邬童顺着老板娘的指路来到了厨房,便见男孩儿正坐在那拿手朝桌上的菜抓去。

邬童咳了一声,跟个大姑娘似的有点扭捏地将他母亲刚告诉自己的这个男孩儿的名字念了出来,“班小松!”

男孩儿吓了一大跳,手缩了回来,然后看向了邬童。

“啊是你……”

班小松刚一出声,邬童就不妙地想到,糟了糟了,他认出我来了,也对自己都已经连着两天让他看见自己糗样了……

“你的手机是不是掉了?”

邬童愣了下,条件反射地往裤兜摸了把,空的。

“可能落家里了吧。”邬童说。

班小松看了他一眼,说了一句“你等会儿啊”就往书包里翻找着。

邬童看着班小松认真时轻轻皱起的浅浅眉毛,莫名想起了那只小松鼠,然后没忍住轻声笑了出来。

接着班小松就把一只手机往他眼前晃了晃。

邬童赶紧收了笑,握住了那只手机看了看,“这个,好像是我的?”

班小松“嗯”了一声。

“怎么在你这儿?”邬童把手机打开,便见个女生给他发消息,“我喜欢你”四个字明晃晃的。

邬童刚想点击已读,却猛地想起了什么,抬起脑袋看着班小松。

班小松正似笑非笑地眯着眼看着他。

邬童被他这个眼神臊得脸通红,抓着手机就往外跑了。

4.

邬童躺在床上看着那个女生发的“我喜欢你”出了神。

很多女生喜欢他,但他都通通跟她们对不上眼,他有时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骨子里有点性冷淡。

邬童的脑海中突然一闪而过一张脸。

细细的眉,清秀的杏眼,高挺的鼻,和那……桃心一样的微微撅着的可爱的唇。

邬童觉得自己可能是魔怔了,居然会想着一个男孩,而且是认识了不到一四天的人,想了一整个晚上。

而且想着还不够,边还一个人乐呵呵地傻笑地收不住。

5.

早上醒来,胃里酸搅着疼,揉揉肚子才想起昨晚没吃晚饭自己就溜了。

他决定今天真的不去那家拉面馆了。

但他早上吃什么呢,他又不会做东西。

想了想还是决定下楼溜达一圈看看。

路过那家拉面馆邬童没忍住往里面瞅了一眼,什么也没瞅见。

结果一抬头就看见班小松站自己跟前笑嘻嘻地一手提着俩塑料袋看着自己。

“今早吃什么啊?”

“我……吃过了。”

邬童说完就要往回走,借着“咕”地一声响从他肚子里传了出来。


邬童在班小松店里听着班小松在一旁说话边吃完了一碗排骨面。

班小松告诉自己他是月亮岛高中的棒球队队长,因为他父亲的缘故一直希望自己能够赢得全国冠军,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让他开始迷茫了,并且最近棒球队还面临着解散的危机,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那个教练太可恶了吧,没什么本事还来当老师?”邬童说。

班小松立刻捂住了他的嘴,邬童瞪着他。

“你别乱说,”班小松也瞪了他眼才放下了手,“我们教练只是没出大招呢,其实他可厉害了。”

邬童听着他又开始絮絮叨叨,忍不住想到,亏自己最初还以为班小松是个纯良又无辜的小男生,干干净净,礼礼貌貌,没想到是个隐藏的话唠属性!

不过……倒是蛮可爱的。

邬童勾起唇角看着班小松的侧脸,店里淡淡的暖黄色灯光照在上面,把班小松的五官都覆上了一层浅浅的,暖暖的颜色。

邬童感觉自己的心正以一种与平日完全不一样的频率跳动着。

他动心了。

不妙啊。

小番外
*邬松在一块儿后
拉面馆

“班小松,你有没有创口贴?”邬童捂着手指问。

“怎么了!?”班小松紧张地跑来。

“快点快点,给你做小蛋糕割到手了。”邬童说。

“哦哦,马上。”班小松跑去前台抽屉里翻找创口贴给他。

“拿来我看看。”班小松把邬童手指扯过来。

邬童猛地撒开捂住手指的指头,班小松一看,那手白白嫩嫩的,完全是一只少爷的手嘛,哪里有什么受伤的印子?!
邬童抢过班小松手里的张创口贴,挑起眉梢问他,“什么时候买的?”

“一直都备着的啊,”班小松乖乖回答,“只要没有了妈妈就会去买,因为碗经常会被我砸碎。”

“真的?”邬童看着他,“一直都有?没有没有的时候?”

“怎么可能!我妈宠我还有细心这两件事可不是开玩笑的。”班小松扬了扬下巴。

邬童伸出手挠了挠他下巴,跟逗猫儿似的。

“那我遇见你的第二天,我问你有没有创口贴你怎么说没有啊?”

邬童声音淡淡的,然后轻飘飘地钻进了班小松的耳朵,成功叫他脸上的红色一直烧到耳朵尖上。

“嗯?”邬童手轻轻在他下巴上刮着,继续假装不经意地追问。

班小松甩开他的手撒丫子跑了。

他怎么可能告诉邬童自己从遇见他的第一天开始自己就动过歪念头啊!?

而且谁来告诉他为什么认识的时候跟自己说几句话就会脸通红的纯情又有礼貌的那个少年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而且而且做个小蛋糕正常人会割到手吗!?

班小松小声地念叨着,而竖起耳朵听着的邬童在身后偷偷正美着呢。

end.

ps今晚的恋爱时代凯源太甜了!!源儿吃醋真是太可爱了( ´艸`)

评论(8)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