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卿卿卿卿♡

等到看你银色满际,才敢说沉溺。

邬松的恋爱时代♡(游乐园篇)

*设定为邬松二人傻白甜的恋爱日常

*对班小松的低情商一忍再忍的邬童×对恋爱不开窍爱脸红的笨蛋班小松

*正文戳主页

*食用愉快☆

“邬童,我想去玩卐Š$∮∑&%” 班小松拉了拉他的袖子。

“……”邬童忍无可忍地把他嘴里的棒棒糖抽走,“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讲话。”

“哦。”班小松点头,手伸进邬童口袋里摸索了下拽出了颗糖来,剥开糖纸塞嘴里就那么可劲儿眨巴着眼睛看邬童。

“……说话的时候不要吃东西。”邬童拍开他又要伸进裤兜里的手,“干什么,班小松你害不害臊啊老往我腿上摸。”

??exm?

班小松把糖几下嚼碎吞肚里,才瞪着邬童说,“邬童,我发现你脸还很厚啊,嗯?”说着就扯了把邬童的装出来的严肃脸,待他发作时赶紧脚底抹油地一溜烟儿地跑了。






邬童左手拽了个蓝绿色气球,刚才路过个买气球的老人,看一圈儿小朋友围着,班小松小朋友就也嚷嚷着叫他给自己买,买就买吧,也不知道班小松什么审美放着红色粉红色不选非选这么个他没办法形容的,比粉色还要少女心的气球。

班小松嘴里咬着棉花糖吃得可香了,看邬童表情冷漠地跟在一旁,就问他,“邬童,你是不是也想吃棉花糖啊。”

“你留着自己吃吧。”邬童瞪他眼。

“哎好吧。”班小松也不假惺惺问了,管他吃不吃呢,就算他想吃也不给他吃,棉花糖都是他的,哼。

班小松盯着他琢磨半响,又说,“哎气球……”

“给。”邬童赶紧如释重负地把气球递给他。

“嗯。”班小松点头,伸手抓住那根牵着气球的白线然后几下就套在了邬童手腕上,还打了个死结。

“……”

邬童表情复杂地盯着那个打成的蝴蝶结,风吹起来还在手上一飘一飘的,班小松还在一旁说真好看。

邬童心里自暴自弃地想,谁叫自己搭上了这个小祖宗呢。









“班小松,你说了去鬼屋的。”邬童说。

“哦,我有说吗。”班小松眼神飘忽。

邬童握了握拳头,决定不再忍下去了,抓着他手腕就走,全然不顾班小松的求饶。

“欢迎光临,你们是想等一会儿跟人组团还是……”

售票员小姐话到一半,邬童和班小松就同时抢先说:

“组团!”

“就我们两个人。”

邬童瞪了班小松一眼,又重复道,“就我们两个。”

买好了票邬童又借口把气球丢掉了,才拉着班小松进去了。

天,到时候邬童会不会把自己丢下啊??班小松有点害怕地想。

事实证明,邬童哪会放过这种机会,非但没丢下他还手一直紧紧握住他的手。

“邬童啊,我觉得吧……”

班小松刚一开口,邬童就轻轻地捏了捏他软软的手心,“乖,走吧,我会保护你的。”

班小松得到保证后稍微放下了点心,但还是死要面子道,“没有,我是想说不然我们说说话吧,好无聊哦,一点都不吓人。”

黑暗中,邬童的笑声轻轻地钻入了耳中,惹得他一阵酥麻感。

班小松弯了弯嘴角,“那就一人说一件小时候的糗事吧。我先来,其实我……”

班小松刚一个“我”字开头,一个惨白色的脸就倒立着猛地出现在了他眼前,班小松一下就大声吼了出来。

“邬童、邬童!”班小松指着那张脸哆哆嗦嗦地说,“鬼,鬼啊!”

邬童倒没什么被吓到,踮起脚手指弯曲着在上面叩了下,“假的,你听这声音,好像还是不锈钢做的。”

“……不锈钢?”班小松瞪大了眼,“那要是不小心掉下来还不得砸死人啊。”

“开玩笑的。”邬童忍住笑意,“怎么可能是不锈钢,用你那满脑子都是棒球和邬童的脑袋好好想一想。”

“谁、谁满脑子都是你啊?”被他这么一闹,班小松也没刚才那么害怕了,害臊之余心中甜蜜地想到邬童大概是为了缓解自己的害怕才来故意臊他几句的。

果然,邬童笑了笑就没再讲话,拉着班小松继续往前走着。

后面就没那么小儿科了,几乎都是真人扮演的鬼,好几次班小松都被突然出现的鬼给吓的一下狠狠地抱住邬童直哆嗦,一旁邬童一直都在强忍住上扬的嘴角。

前方隐隐有了点光,大概是快到出口了,邬童拉着班小松稍微加快了脚步,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身影就蹿了过来,猛地扯开了邬童和班小松两人一直紧握住的手,然后飞快地拉着班小松就要跑。

班小松吓得大叫,邬童这才想起来买票的时候那个售票员小姐建议他们买个令牌,否则他们其中一个人有可能会被鬼抓进小黑屋,两人被迫分开,独自走完剩下的路程。

邬童当机立断追过去把班小松从那人手中给扯了过来,那鬼好似也没料到他会来这一出,顿了顿,就那么傻傻地盯着他,“哥们儿,我今天新来的,你别……”

“你……”邬童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怕他怕。”

那鬼愣了愣,“你在说啥,你俩都是男的怕啥怕。”

“……我不是说我怕他也怕,我是害怕他怕。”邬童说。

讨价还价一番后,那鬼终于让步了,让邬童在他这里买个令牌就可以了。

邬童买了令牌,系好绳子就给班小松挂上了,班小松泪眼汪汪地看着他。

“这个你们两个可以一起用的。”那鬼说。

“没事,万一又来个鬼,就不会把他抓跑了。”邬童又补充说,“况且他戴着好看。”

那鬼默默吞了口狗粮,继续去吓其他进来的人了。

他俩快步走出鬼屋后,班小松说有点累了,两人就在一把长椅上坐下歇歇。

“邬童……”班小松揪了下邬童的胳膊上的肉,轻轻开口。

“疼。”邬童扯了扯嘴角。

“看来是真的。”班小松吸吸鼻涕,感动地说,“没想到你会对我那么好。”

“……”难道他平时不也这样惯着他的吗?!

“邬童,虽然你是这学期刚转过来的,”班小松又说。

邬童嗯了声。

“但我觉得比起焦耳他们,我还是更喜欢你。”

邬童又嗯了一声。

“哎,不对,反正我对焦耳他们的喜欢跟对你喜欢不一样。”班小松突然有点语无伦次了,“反正我吧……挺喜欢你的,也不知道你听不听得懂,我……想一直跟你在一块儿。做什么事情都好,就算是老了在小区楼下一块儿跳广场舞,我都乐意。”

邬童笑着看着他,“我也是。”

!!??

班小松脸红扑扑地盯着他,虽然两人早已确定了关系,但邬童除了经常臊他外,几乎没说过他喜欢自己的话。

“我也是,”邬童紧紧地盯着他,他看见班小松眼睛亮亮地包着眼泪花儿迟迟不肯落下来,像就在等他一句话了,“我嘴笨,不会说什么多华丽的语言吧,但我今天想告诉你,无论是今天还是将来,”

“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和你分享喜怒哀乐,和你一起变老。”

班小松的眼泪一下就落下来了。

邬童“哎”了声,心疼坏了地用手把他的泪珠抹掉,“别哭、别哭,我喜欢你,我们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嗯、嗯!”

“好了别哭了,不然就不给你吃糖了。”

“哼,想的美!你的糖都是我的!”

“好好好。”

“你这个人也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对,我是你的,谁也抢不走。”

邬童笑了,露出两颗明晃晃的小虎牙来,他凑过去,在班小松鼻尖上轻轻地啄了一下,然后舔了舔嘴唇似笑非笑地挑起眉毛看着班小松的反应,像只成功偷到腥的猫。

!!

班小松同学又结结实实地羞了个大红脸。

ps游乐园那么多人呢你们俩在干啥!( ´艸`)

评论(8)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