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卿卿卿卿♡

等到看你银色满际,才敢说沉溺。

邬松的恋爱时代♡(番外)

正文小短篇戳这里

*设定为邬松二人傻白甜的恋爱日常
*对班小松的低情商一忍再忍的邬童×对恋爱不开窍爱脸红的笨蛋班小松
*再一次不要脸地安利下我另外两篇凯源文 详情戳这里→ 您早啊,我的roy王子☆还有这里→源来是爱啊♡

“邬童童童童童—”

邬童将鸭舌帽帽沿往上抬了些,便见班小松咋咋呼呼地叫着自己名字还边傻乎乎地朝他挥舞着手向自己跑来。

邬童看惯了班小松穿校服和棒球服的样子,对方一下穿便装还真是有点让他不习惯。

班小松今天和他一样穿着T恤和牛仔裤。

虽然不习惯归不习惯...但其实还蛮好看的。

那牛仔裤包裹的腿和屁股一看就知道摸起来很有弹性,邬童又忍不住地想。

“去哪?”

班小松问。

邬童昨天只是叫他先在月亮岛门口等他,结果弄了半天神神秘秘也没说去哪。

“不知道。”

邬童手插在兜里,往前走了几步,说。

“....邬童!您耍我呢!”

班小松在身后喊道。

邬童终于忍不住破功了,他勾了勾嘴角,“公交。”

“啥..?”

班小松的木脑袋一下没给反应上来。

“坐公交去。”邬童说。

“能打车吗?我晕车!”班小松嚎道。

“打车不是车?”邬童转过头去瞥了他一眼。

“比那么多人在的公交好点...”

班小松话未说完,前面邬童就加快了步子,班小松反抗无效,只得灰头灰脸地跟着他屁股后面边跑边叫前面的人等等他。

公交摇摇晃晃地往前颠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到个头。

班小松鼻腔中满是酸的汗味和空气中的燥热气息交杂在一起的味道,他感觉难受极了,想吐又吐不出来,他扶住坐一旁安然自若的王俊凯的胳膊,“邬童...我真难受。”

倒不是他班小松娇里娇气,他晕车的毛病是一直有的,刚他还想也许能忍到下车,只是他昨晚又吃了点不卫生的东西,直到今早还在拉肚子,结果一上车闻到这样酸臭的味道,他的肚子就一阵翻腾。

邬童听见他声音有些瓮声瓮气,把他的脸扶正转向自己,就看见他眉头难受地皱成了个浅浅的川字。

“没事吧,”邬童心疼坏了,本以为班小松晕车只是说说,没想到会那么严重,“不然你趴我身上睡会儿吧先。”

趴他身上?怎么趴?八爪鱼似的吗??

班小松这么想着,便有点尴尬地看着他。

这么多人呢....

邬童看他迟迟没动作,似乎是知道了班小松心中奇妙的想法,嘴角抽了抽,说,“我叫你趴我膝盖上。”

“哦...哦!”

班小松脸一下红了,顿了顿,飞快地往他膝盖上倒下去,然后背对着他死死地闭上了眼。

邬童不禁觉得好笑,看他烧到耳朵尖上的红色,轻轻伸手摸了摸,身上的人便立刻跟着颤了颤。

班小松拨开他的手,还是闭着眼睛,不过脸转向了他:“干嘛呀...我真的难受。”

邬童凑近他耳边,“其实,我不介意你搂着我。”

班小松睁开了眼,气鼓鼓地红着脸,想像往常一样吼他,但顾及到车上人这么多,只好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你!大爷的!”

然而晕着车而比平常虚弱的班小松此时的示威在邬童眼中就好像只妄想咬人的兔子一样可爱。

邬童无奈地摇头笑了笑,用手把班小松还瞪着他的眼睛合上。

“睡吧。到了我叫你。”

邬童把帽子盖在班小松脸上,说。

公交车晃着晃着,不知不觉把邬童也晃睡着了。

公交上的广播喊着到终点站了,邬童才猛然惊醒。

糟了,睡过头了。

邬童又往下一看,班小松正抓着他的手闭着眼睛瞎嚷嚷着呢。

邬童使劲儿摇了摇班小松,班小松一下便睁开眼睛看着他跟看着了鬼似的。

那边司机催着他俩赶紧下车,邬童来不及跟他多费口舌,就半拖半抱着还有些迷迷糊糊的班小松下了车。

班小松下了车整个人就清醒了,变得神采奕奕地,“哎邬童我跟你说,我刚做了个好长好长的梦,可吓人了……”

邬童说,“哦。”

“不过就那么几站我居然都能做个跟恐怖电影似的梦...”班小松又开始叽里呱啦地说了起来。

邬童抽搐了下嘴角,“....因为我们坐过了好几个站。”

“...!?”

班小松瞪大了眼震惊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才说,“那....约会就取消啦?”

“想的美。”邬童哼哼道。

“嘿,”班小松快步走到他面前笑道,“邬童你别学我哼哼啊。”

“谁学你哼哼了,”邬童咳了一声,强装镇定地说。

“你脸都红了!”班小松指着他泛起红的脸,大叫起来。

“好好好行行行,松大爷,您小声点儿行不。”

邬童说完,瞅了瞅四周,见没什么人,便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又冲他说道,“其实吧,哼哼这东西是学不来的。”

“啊?”班小松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的。

“嗯,”邬童清了清嗓子,稍微拔高了些音调,“一个被压在下面的人的哼哼我怎么学的会啊—”

班小松瞪大了眼,“邬童,你流氓!!”

“哎,话说咱俩都没那个过。”邬童说。

“啊?什么啊?”班小松愣了几秒,然后退后几步一手捂住胸口一手指着他,双颊通红,“你你你...鬼知道你在说什么...”

“反正坐过站了,就在这里的旅店吧。”邬童又自顾自地说着。

!!

班小松觉得自己低估太多这个人的不害臊程度,那么少儿不宜的话他怎么可以这么大声地自顾自地说出来啊!!

虽然邬童说只是逗逗他,但班小松现在怎么看他眼神就怎么觉得不对劲儿。简直...简直就跟个衣冠禽兽似的!

“去游乐场吧。”班小松有些无力地说道。

“好啊。”邬童难得没跟他拌嘴,立刻掏出手机看导航。

“走过去吧,就一个站。”邬童抬头看了看他,“而且你又晕车。”

“嗯。”班小松点头。

他俩肩并肩地朝反方向走去,中途好几次邬童的手要碰到班小松了,班小松就触了电一样缩了回来,反复几次,邬童终于有些不耐烦了,直接抓过班小松的手使劲儿地攥着,生怕他抽出来。

班小松脸又结结实实地红了。这次他没有拒绝,表面上还哼哼着,嘴角已经不自觉甜蜜地一次次往上扬起。

到了游乐场,班小松便兴致勃勃地指向旋转木马,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

邬童看着木马上全坐着的小朋友和陪同小朋友的大人,内心是拒绝的,但耐不过班小松的软磨硬泡,最终给他俩都买了票,心想,算了,就当陪同松小朋友了。

两人同坐在一辆马车上,有些挤,腿便紧紧地贴在了一起,邬童哪会放过这种机会,当机立断地拉过班小松的手跟他十指相扣。

随着八音盒音乐轻轻地在耳旁响起,班小松悄悄侧过脸,便与邬童目光相对。

邬童那双勾人的桃花眼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又一次让自己心跳加速了。

有人紧紧依偎在身边的感觉,不,应该是这个人在他身边,就挺好的。

“喂,班小松。”

“干嘛。”

“一会儿去鬼屋。”

“不要,尹柯去过了。”

“喂,你这什么理由。”

“反正我不去。”

“你怕啊?”

“乱说!!”

“那就去呗。”

“好啊邬童,去就去,谁怕谁啊!到时候你别哭着拉着我衣服求我保护你啊!”

“好好好,求求你保护我啊。”
……

ps没啦!快睡觉了所以写的有点仓促应该有不少语病和错字啥的_(:з」∠)_还有烂尾没救了...不管了我明天再改改 晚安早点睡啦小仙女们♡

评论(4)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