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卿卿卿卿♡

等到看你银色满际,才敢说沉溺。

邬松的恋爱时代♡(小短篇.he.)

*设定为邬松二人傻白甜的恋爱日常
*对班小松的低情商一忍再忍的邬童×对恋爱不开窍的笨蛋班小松

已是六月,天气闷热得叫人喘不上气儿来,刚下过了雨,整个天空灰蒙蒙的,然而燥热非但不减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班小松!”

“到!”

班小松正正经经地大声应了声儿,转过脸来朝叫他的人儿靠了过去。

“干嘛干嘛,我很忙的哦,还要棒球训练。”

班小松往邬童和旁边人中间挤过来,然后成功地坐到了邬童身边,大声仰起头冲他嚷嚷道。

邬童斜睨了他一眼,班小松马上就乖乖地抿住了嘴。

“明天是周末。”邬童说。

班小松没说话。

“你可以说话了....”邬童无奈地说。

班小松立刻点头说,“对啊。”

“...那你要做什么?”邬童问。

“嗯我想想啊,写作业,帮妈妈看店,打棒球!”班小松说。

“哦。”邬童说。

“哦是什么意思?”班小松看了他一眼,“你也想明天跟我去打棒球对不对,嘿直说啊!”他笑呵呵地拍了拍邬童的胸口。

“班小松....!”邬童深呼吸了好几下,“都说了不要乱拍我胸!”

“有什么关系,我们都是男的啊。”班小松无所谓地说,“况且你个平的,有什么好摸的。”

邬童又深呼吸了好几下,瞪着他说,“你脑子里除了打棒球,请问还有点别的吗—!”

“有。”班小松立刻说。

“什么?”邬童挑了挑眉,马上问道。

“小熊队呀!还有拿全国冠军!”班小松一下就坐直了身体,目视前方,手握成拳头说道。

“我....”邬童气极反笑了,“请问下班同学,咱俩现在什么关系?”

“嗯这....”

刚刚还铿锵嘹亮地喊着要拿全国冠军的人一下涨红了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说呀。”

邬童笑得更狡猾了。

“同事关系!!”

班小松同学飞一般地跑掉了。

放学后,班小松跟在邬童身后慢吞吞走着,邬童则快步往前走着,两人都互不搭理,各走各的。

班小松闷闷地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一个箭步冲上去扯住他书包带子,软着语气说,“干嘛呀你....”

邬童一下将脸转向一边去,班小松有点寒心了。

“你这么不待见我啊邬童?”

邬童还是没吭声。

于是班小松又气又恼地说道,“什么鬼男朋友,不哄我就算了,还要让我哄他!”

邬童一下发出了“嗤”地一声。

班小松瞪着眼看他,便见他转向了自己,脸上笑容满满!

原来刚才他不是还在生气,是怕被自己看到他在笑!

班小松也没了脾气,说道,“你干什么呀,吓唬人。”

“吓到你了么。”邬童勾了勾嘴角说,“哎,班小松。”

“嗯?”班小松有些闷闷不乐地看向自己。

“你刚才—”邬童放缓了语气拖长音调说着。

“嗯?干嘛啦。”班小松奇怪道。

邬童忽的语调一转:“说谁是你男朋友呢!”

“!!”

班小松马上拔腿要跑,邬童立刻把他拉住。

“干嘛干嘛,别抵赖啊!”

邬童勾着唇角说。

“哎!你欺负人!”

班小松撇了撇嘴,嚷嚷。

“就欺负我男朋友,怎么了—”邬童挑着眉毛慢悠悠地说道。

“啊!”班小松大吼一声,“谁是你男朋友!”

“好吧好吧你不是我男朋友我是你男朋友,行了吧。”邬童说。

“我不想跟你说话。”

班小松小声说道。

邬童听他语调不太对劲,歪着脑袋看他微垂下的脑袋,忍不住笑出了声:此时,班小松的脸正像颗番茄一样可爱地红着脸!

“班小松,说个正事。”邬童清了清嗓子,说。

“干嘛呀。又想耍我,没门儿。”班小松哼哼道。

“不是,”邬童说,“周六先别写作业了。”

“啊?”班小松看着他。

“也别给你妈妈兼我丈母娘看店。”邬童又说。

“丈、丈母娘?!”班小松瞪大了眼睛。

“也别打什么棒球了。”邬童又说。

“那...我干嘛,看着你啊?”班小松瞪着他。

“行啊。”邬童笑道,“就看着我吧,你不是说我好看吗。”

“...神经病!”班小松吼完还嫌不够,又补了一句:“流氓无赖!”

“就流氓,就无赖。”邬童挑着眉说道。

“啊...我再也不要跟你一块儿放学回家了。”班小松嚎道。

“好啦,”邬童轻轻握住了他的手,“我是想说,明天咱们去玩儿吧。”

邬童的手很大,也跟暖和,即使是这么燥热的夏天,他也不觉得有多么热了,他忍不住笑了笑,说:“好吧!我那么帅其实有很多人邀请我一起过周末的,不过看你那么苦苦哀求我的份儿上,我就答应你吧!”

邬童看了他一眼。

班小松立刻改口:“嗯,看在你是我男朋友的份儿上!”

邬童和班小松两人都忍不住咧开嘴笑了。

班小松看着邬童笑得弯起来的桃花眼,心中猛地动了动。

能让他这样的,也就这个人了吧。他想。

ps比起中长篇你们是不是更喜欢小短篇啊...._(:з」∠)_

评论(7)

热度(140)